從這哭到那笑

2106 期(2005 年 1 月 2 日) ◎ 未圓語絲 ◎ 巧兒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有人為生死寫下這樣的兩句話:「我哭著的來,你卻笑;我笑著的去,你卻哭。」

  無論是為了第一口呼吸的掙扎,還是因誤墮凡塵苦海而發出呱呱抗議;來時的一哭,是哭定的了。從這一哭到那一笑,要踏過多少座高山,蹈過多少次火海?最後,能否瀟瀟灑灑,含笑而去,誰又說得準?

  第一次真真實實面對死亡,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十一月,身在澳洲的我正迎接著南半球夏日的驕陽,香港卻已經踏進深秋時分了。一天早上,忽然接獲香港的來電,母親突然急性內出血入院,想起老媽直腸癌的前科,我的心一陣冰冷,一陣抽痛,匆匆將家中稚子交託,拿起護照直奔機場

  從悉尼的機場到沙田威爾斯醫院的深切治療病房才那麼十小時的旅程,為甚麼天地都變了!

  我們四兄妹長大後,都愛笑稱媽媽為老媽子。但因為早婚的關係,老媽其實並不太老,當年才五十五歲。回想昨天媽媽還在長途電話中喜孜孜地計畫著來澳的行程,張羅帶甚麼手信,為小孫兒煮甚麼好菜;今天卻直直的躺在白茫茫的病床上,一雙緊閉的眼睛陷在紙一般蒼白的臉上。

  「媽媽,我回來了!」

  她輕輕地回我說:「好!回來了。」老媽吃力地要把眼睛張開,才那麼微微的一線,還未來得及對焦尋看身邊的親人,卻已經被重重地合上了。是鮮血的不斷流失,還是醫生的止痛麻藥落得太重呢?就只說了那麼一句話,往後兩天,老媽漸漸陷入重度昏迷了。

  「媽,你的手好冷呀!讓我暖暖你。」我一再揉搓你那雙雪一般冰冷的手,又把它捧著我暖暖的臉頰。媽,你記得嘛,從前的冬天,你也曾這樣溫暖我寒冷發抖的小手。

  我不停地在你耳邊的說話,你可不准嫌我吵耳的;不要忘記,你每天囉嗦我加衣添飯已經三十多年了。

  我一向愛笑不愛哭,母女間經常愛說佻皮話:「媽呀,你還是可以來澳洲探我們的。」我知道這是媽媽最後的心願:「不過,這一回,不要說我孤寒呀,我可要省掉給你買機票的錢了。」

  矇矓間,我看見媽媽嘴角稍稍掀動,微微在笑!幸好緊閉著眼睛的她看不見我淌滿一臉的淚。

  「塵土仍歸於地,靈仍歸於賜靈的神。」

  媽媽你知道嗎?那一天,我留不住你原屬於塵土的身體,卻把你的微笑銘刻在心坎裡。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羊圈守望】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文林】

【神學探索】

【真情真性】

【牧養全攻略】

【交流點】

【未圓語絲】

【中年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