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雲南彩虹之旅

2092 期(2004 年 9 月 26 日) ◎ 文林 ◎ 謝成光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雲南—一個仍然擁有如山水畫一樣的湖光山色、見證歷史的文化古城、多個少數民族,令人仿若身處於人間天堂。牧職神學院一眾師生今年暑假一睹雲南真貌,更在這塊福音事工不斷開發的土地上,看到了雨後的彩虹!

  早於中國旅遊開放之初,大概是廿年前吧!我已到過昆明一遊,當年難忘的片段時常縈繞於我的腦海之中。這次難得有機會舊地重遊,並且是帶領著牧職神學院的雲南基督教歷史文化之旅,令我多加了幾分的緊張與期盼。我們一行三十人,於今年的暑假期間展開了這次愉快的旅程,其中得著不少的啟發與開拓。

景色美不勝收

  古城麗江果然名不虛傳,由宋朝至今已有八百年的歷史,已被列入國家歷史文化名城和世界文化遺產;最令人驚訝的就是那環城的小河,在遊人如鯽的情況下,仍然是那麼的清澈乾淨,並不時有三五成群的小魚穿梭其間,我真的配服納西族人的管理能力。至於玉龍雪山的雄奇與秀麗,又是一絕,加上白水河的影襯,與及當時的煙雨濛濛,仿如中國西南部的特色山水畫。至於神祕的香格里拉(原來是迪慶藏族自治州的中甸縣,於二零零二年初正式定名的),因這裡的寧靜與祥和,正好配合了英國小說《消失了的地平線》的世外桃源而得名的;但這香格里拉的美名好像言過其實,並沒有帶來甚麼驚喜,可能是因為最漂亮的梅里雪山與白水台,由於路程甚遠而緣慳一面所至。

  至於昆明的石林,仍然美麗如昔,穿梭於大、小石林之間,若加上一點的想像,你便能體會這自然景觀的豐富多姿;而其中的阿詩瑪的愛情故事,更為這美麗的石林添上一份淒美。而九鄉風景區那上百座的大小溶洞,風格多樣,適值大雨之後,滔滔河水穿越於整個溶洞之中,發出澎湃的聲音,震懾著我們的心靈,使人更深體會造物主的奇工。

認識少數民族

  行程的第二天,我們到了雲南大學的麗江旅游文化學院上課,並邀請麗江電視台的節目主持人和繼軍先生為講師。他以幽默風趣的教學方法,讓我們認識到納西族的風光與文化,使學員們對這地的風土人情有更多的了解。諸如自然美景包括「兩山」:玉龍雪山與老君山、「一城」:麗江古城、「一湖」:蘆沽湖及「一江」:金沙江。此外,有關於納西族的歷史,令人驚訝的竟是與大洪水有關,這差不多是全世界不同民族的共同歷史,講者更將這段歷史與聖經的挪亞洪水相提並論。至於納西族的東巴文化亦非常有趣,他們的文字很是獨特,其中不少更是象形文字,有著美麗的構圖;在課程的末段,他竟送我們一句東巴文的祝福語,就是意義深遠的一句:「佳音頻傳」,惟願福音真的能傳遍於神州大地與西南地區。

  另外,在這次行程中接觸比較多的是藏族,他們集中在香格里拉一帶,因為從這裡再往西北走,就是神祕的西藏。藏民的宗教信仰是藏傳佛教,我們參觀了有小布達拉宮之稱的松贊林寺,透過導遊的介紹,使人深深體會宗教與當地人的生活息息相關,其執著與宗教的枷鎖實在緊緊的窒礙著現實的人生;當然藏族的歷史與文化也有其趣味性的一面,諸如轉世靈童的尋找,達賴與班禪的地位等;而藏族奔放與歡樂的歌舞表演,亦非常的專業,伴隨著特色的民族食品與烤肉,令我們度過了難忘的一夜。

重尋宣教歷史

  雲南省有廿五個少數民族,種族之多為全國之冠。我們有機會走訪麗江附近的一間教會,距離城區約有半小時的路程,交通並不方便,主日崇拜的人數只得幾十人;這裡的同工都很年輕,都是屬於僳族的,最特別的是他們用的聖經與詩歌都是用 僳文的,原來富能仁牧師當年傳福音時留下的寶貴資源,他帶領了大部分的 僳族人信主,被稱為「 僳使徒」;他甚至在這裡事奉到生命的終結,今天他的墓地位於雲南省的保山市。(有關富能仁牧師的宣教歷史可參看《山雨》一書)

  另外,不能不提的是柏格理牧師開展的苗族宣教事工,特別是在雲貴川交界的石門坎地區,昔日有大批的苗人信主,他為這民族帶來了移風易俗的轉變;甚至由漢族統治了幾百年亦沒有這般美好的成果,諸如酗酒、吸毒及隨便的男女關係,都能因信基督而有著徹底的改變;並且也有拼音的苗文聖經出現,到今天柏格理牧師亦是長埋於苗族的土地之中,他的墓碑上寫著:「牧師真是中邦良友,博士誠為上帝忠臣」。想到昔日先聖先賢如此的委身於中國少數民族的事工,千里迢迢,披荊斬棘的完全獻上自己的生命於西南邊陲的弟兄中,今日我們有這樣的心志嗎?

開展多元事工

  關於雲南教會的發展,大多集中於西部與緬甸接壤的少數民族地區、中部及東北金沙江中下游流域以及昆明、大理等經濟文化發達的城市,這與當年傳播的路線有著密切的關係。而信徒多是漢族和 僳族、景頗族、拉祜族、佤族、哈尼族、苗族和彝族。根據二零零一年的統計,全省的信徒共383,431人,教牧人員共有4,805人。可見教會的發展仍是比較荒涼的,只是個別的地區較為興旺而已,實在需要更多的代禱與關注。

  但感謝神!當我們參加了昆明市的聖約翰堂的主日崇拜後,卻令人感覺到多元化的福音事工正在雲南悄悄的開展。因為當天的講員是香港過來的牧者,散會之後竟然遇見了不少從事中國事工的老朋友,更甚者就是國內福建教會的同工也在這裡相遇;我細細思想,在一個平常的主日裡,竟然遇到了這麼多的香港弟兄姊妹,這不正正顯出香港的肢體對雲南事工的關注。

  有關雲南事工得多元化開展的機會,當我與當地教會領袖與同工研討下,總結出可能有以下幾個原因:首先,由於有眾多的雲南少數民族,各有不同的宗教,這造成一個特殊的情況,就是民族之間學習彼此的包容,而政府的政策也是比較溫和的;此外,雲南的人民雖然不算進取,但民風卻很淳樸,機心較少,合作較易;另外,就是雲南沒有其他邊陲大省的分離主義危機,如藏獨及疆獨等問題,政治上不用抓得那麼緊;最後,雲南不少的地區都非常貧窮,加上吸毒、愛滋病、教育與扶貧等社會問題,需要很大程度的支援,所以,香港教會得著很多服侍祖國同胞的機會。

  總結而言,這次基督教歷史文化之旅令我們得不少的啟發與開拓。在行程中我們有兩次機會看見了彩虹,都是在雨後陽光影襯之下出現,並且高高掛在天空之上,令我們很是興奮;這令人聯想到聖經中的彩虹之約,昔日耶和華在洪水之後與挪亞所立之約,到今天祂也沒有忘記。我們深信天父也不會忘記神州大地的需要,祂是愛世人的主,當然也會照顧西南邊陲雲南人民的需要。

(作者為牧職神學院中國文化部主任)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羊圈守望】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文林】

【神學縱橫】

【真情真性】

【家教會】

【牧養全攻略】

【作兒女的父親】

【交流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