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生與離的情懷

2072 期(2004 年 5 月 9 日) ◎ 文林 ◎ 劉灝明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唸書時親身經歷過兩件事。第一件,學校的母貓即將臨盆,校工阿嬸特意找來一個紙箱放在一個較為隱蔽的地方作母貓生產的地方,過了兩天,阿嬸發覺為甚麼不見貓兒的動靜呢?原來母貓已經難產死了,可憐它身旁的小貓兒已餓得發不出聲音。母貓全身僵硬,死時痛苦之表情令我至今難忘。

  第二件,鄰居養了一條母狗,一次誕下六條小狗兒。我雖然跟母狗很相熟,但當我近前試圖摸一摸這些可愛的小狗時,母狗照樣發出低沈的吼聲,警告我不要貼近他們。幾個月後,小狗漸漸長大,到處走動,我們在遠距離逗小狗到自己前面來跟他們玩耍,母狗因為頸束著鐵鍊,以致無法阻止我們去觸摸牠的愛兒,很無奈。半年後,狗的主人不知甚麼緣故,把四條小狗送了給別人,只留下兩條在母狗的身旁。可憐的母狗,雖然不曉得計算牠子女的數目,但知道有幾條牠所生的小狗不見了,很惆悵,終日顯得悶悶不樂。

  以上兩件事至今仍在我腦海中難以磨滅,它代表著「生之苦」與「離之苦」,是所有作為母親的,不論人類或是牲畜的母親,最難面對而又必須要面對的,這兩種苦足以表達母愛的偉大。

  在人類社會中,有兩個母親可代表全世界母親的這兩種情懷,一位是聖經中的拉結,一位是中國唐朝詩人孟郊所作《遊子吟》中的母親。拉結代表「生之苦」的母親,《遊子吟》中的母親代表「離之苦」的母親。

  一、拉結是「生之苦」母親的代表。馬太記載希律王為追殺嬰孩耶穌,寧枉勿縱,把兩歲以下的嬰兒殺掉(太二18),馬太引用《耶利米書》三十一章五節說:「在拉瑪聽見號咷大哭的聲音,是拉結哭她兒女,不肯受安慰,因為他們都不在了。」拉結是猶太人中歷代受苦母親的代表,「拉結為他的兒子犧牲」成為歌頌他的詞句。原來《創世記》三十五章十六至二十節記載拉結生便雅憫時難產死亡,她彌留時給孩子起名叫便俄尼,意思是我哀痛得來的兒子。家中多了一個小孩子是何等的快樂啊!最快樂的是做母親的了,但這快樂是經過很痛苦的生產過程才得,真是得來不易!有些悖逆的孩子常常惹母親的氣,當母親責備他時,他反駁說:「是你要生我的,不是我要出世的。」這樣的話是令母親最傷心的,因為母親生了你,使你能得到世界、精神及物質的享受,現在卻因你不服管教,用這些話來激怒母親,就是不孝。

  二、孟郊《遊子吟》中的慈母是「離之苦」的代表。詩曰: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

  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為人母親的總不願自己的孩子離開自己身旁的。可是兒子是要離開父母,往外發展的,誠如黎巴嫩詩人紀伯倫所說:

  你可以棲藏他們的身體,

  卻不能棲藏他們的心靈,

  因為他們的心靈是住在明日的屋裡,

  那是你們去不到的。

  你們是弓,射出了生命的箭—你們的子女,

  使他的箭走得快而遠。

  這裡可能有一連串的問題:子女面對無限前途,向外發展有甚麼不對?每一位做父母的都希望他們的子女向外發展,那麼做父母的為甚麼還覺得苦呢?問題問得很有道理,每一位做父母的何曾不會這樣想呢?但這正正是他們覺得矛盾和苦惱的地方,一方面他們要你往外發展,另一方面又希望你長留在他身旁,他們要每天看見你才覺得舒服。世事當然沒有那樣理想,但從我們做兒女的角度來看,父母會恐怕你離開了他們以後,再不肯回頭去看一看他。故子女長大了要往外發展,亦斷不應讓父母孤單地生活。

  我們為人子女的,如果能思想到父母親這種情懷,就會回頭望一望他們了。聖經把「當孝敬父母」的誡命放在第五誡,與前面向上帝盡忠的誡命放在一塊石板上,因為上帝看父母在家中代表著家中屬靈的先知、祭司、君王,就是代表上帝,故子女當尊重父母,正如聖經說:「人若不愛自己看得見的『父母』,怎能愛看不見的上帝呢?」(按:筆者把《約翰壹書》四章二十節原作「兄弟」的引伸作「父母」。)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羊圈守望】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文林】

【神學縱橫】

【真情真性】

【作兒女的父親】

【交流點】

【才德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