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蔭之友 ~雜憶(四)

1930 期(2001 年 8 月 19 日) ◎ 餘暉集 ◎ 安伯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為了要寫這篇「完結篇」,特別在「玉免」風姨過後,赤日當空的上午,到九龍城廣蔭老院舊址獃了好一會兒。打從南門進入,沿Almshouse 門額下進入這一所曾是衙門的大院。如今已是重新修葺,但往昔的輸廓仍在,當年自己曾留下的腳蹤,又想起那時的情景人和事,真有門庭依舊,人面全非,又興往事縈懷的老調。

  庭院右側有一幅小草坪,還顏之為「廣蔭庭」,算是一個記號罷。靠近西門那邊還有「日修苑」這是給前輩鄺日修牧師,在這所廣蔭老院主裡勞苦的記念。真願聯會有一些詳盡的記錄,更願各教會、主裡的同道們,好好地到那裡一遊,如今之有舊院、新院,老的還有可溯的根源,相信曾到過老院的人還有不少在,深信也有同感。

  這些年來,曾有一段時期興起了尋根熱,五十年不到,尤其是在這彈丸之地的香港,不少已有桑田滄海的改變,其實在歷史的領域,又短又小得很。可是如今存著的廣蔭舊、新兩院,在香港教內教外人士都清楚知道,但兩院的前身,不要說教外人,相信連在主裡的眾教會,主內的兄姊知道的也不多。

  從六二年開始以至遷鑽石山,先後三個多年頭,每月一次的進入寨城,初時是戰戰兢兢,說得嚴重點是一步一驚心,漸漸地也見怪不怪了。後來才曉得,這佔地三萬平方米的寨城,違規建築物一幢一幢,成了罪惡溫床,黃、賭、毒,及罪犯匿藏的巢穴,逾百家無牌牙醫,是的而且確的三不管地方。希奇的城內治安不錯,連在賭窟裡倖而大有所獲的賭徒們,也有人護送平安出入,住在城內的人們也雞犬不驚,這也是教人匪夷所思的。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聯會特別事工】

【教會之聲】

【畫中有話】

【誠心所願】

【文林】

【親密家庭】

【餘暉集】

【資訊前線】

【細說心語】

【教會圖說】

【神學縱橫】

【英倫拾絮】

【宣教千里】

【如情未了】

【交流點】

【市井心靈】

【父母也EQ】

【心靈照相機】

【一個人在路上】

【一台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