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年荒年

1930 期(2001 年 8 月 19 日) ◎ 心靈照相機 ◎ 吳思源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一項調查發現,大部分中產階級不信任特首及政府高官,因為政府偏幫工商界及基層,他們對特首及特區政府工作表現的滿意程度也跌至新低,逾半受訪的中產人士,更直指董建華管治的香港不如回歸以前。」《明報》10.8.2001

  原本患上政治冷感症、對政事不聞不問的香港中產階級,近來開始對政府大發怨言。最近中大亞太研究所做的一項調查,在受訪的一千八百多名中等收入人士中,對特首及特區政府於回歸後的表現,表示不滿意的明顯上升。問及如何比較回歸前後的香港政府,大多數受訪者竟認為回歸後是退步了的,這點卻是最不容忽視。

  中大劉兆佳教授闡釋說,香港中產階級對政府的不滿,主要是受到一些「埋身」的負面因素影響,例如經濟不景、中產階級職業不穩定、收入下降及債務纏身等。我想還有別的重要因素,包括樓價下跌造成負資產、增值浪潮下的工作壓力、教育政策進退失據、兒女升學和派位的煩惱,以及高官質素和操守的問題等。現在的中產階級有如三明治裡面的餡兒,被夾在中間透不過氣來;近年書展都有嘲諷高官的漫畫書出售,質素平平,內容貧乏卻賣得盤滿缽滿,可見民怨已到沸點,隨時有「爆煲」的可能。

  中產階級原本不理政事,星期一至六上班,晚上陪陪孩子溫書,週末帶孩子上畫班、公文班、學琴,週日是家庭日上上館子或到海洋公園逛逛。但現在呢?收入下跌至入不敷支,樓 價狂瀉又造成資不抵債,兒女不論是小一派位或中一派位皆焦慮莫名。最要命的,還是中產者多數一向把兒女送入名校,但回歸後特區政府卻刻意矮化名校,將名校「普羅化」、「基層化」;把子女送到國際學校又是目前經濟環境所不容。中產者高不成低鯧就,當然就一口認定是特區政府顢頇無能,特首也是責無旁貸了。

  新加坡資政李光耀警惕國民,要作好心理準備面對未來二十年的「荒年」。如果說九七年代是香港的「豐年」(雖然有泡沫的成分),那麼廿一世紀首十年二十年是「荒年」也未嘗不可,只要社會上下能開誠佈公,大大方方的承認要作好最壞打算,日子總可以熬過去。但倘若特區政府只是報喜不報憂,隱惡揚善,大開空頭支票,則中產者的怨忿只會不斷累積,這個計時炸彈才最危險和可怕。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聯會特別事工】

【教會之聲】

【畫中有話】

【誠心所願】

【文林】

【親密家庭】

【餘暉集】

【資訊前線】

【細說心語】

【教會圖說】

【神學縱橫】

【英倫拾絮】

【宣教千里】

【如情未了】

【交流點】

【市井心靈】

【父母也EQ】

【心靈照相機】

【一個人在路上】

【一台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