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篇~幼吾幼(一)

1929 期(2001 年 8 月 12 日) ◎ 親密家庭 ◎ 張甘慕勤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小女兒是念四年級時,有一天,我下班回家,她急下及待的撲上來,向我報導今天學校的「頭條新聞」。

  「媽咪,不得了,今天馮老師點名時,發現陳小珠不見了。」

  「也許是告了病假吧。」我回應。

  「不是,很多小朋友都親眼看見過她,是她的菲傭送她回來的。」

  我心想,學校的大門是關著的,又有工友駐守,可謂防衛深嚴,一個不足十歲的小孩子,哪有能力跑掉。「那後來怎樣?」我問。

  「馮老師立即通知陳主任,請所有工友姐姐協助,結果,在三樓洗手間最後一廁格內找到她,她還在哭呢!」我細心聽小女兒的解釋。原來,昨天英文測驗,陳小珠不及格。老師要她回家改正再交,但因為她爸媽都有應酬,很夜才回家,於是,沒有人教她改正。她今天回校,怕被老師罰,便把自己鎖在廁格內。女兒的憶述,叫我有點心酸,也寄予同情。這到底是誰之過?又反映了甚麼?

  自從我家寶貝升讀小學後,我們兩老便盡量減少晚間外出,就算是必要的應酬,也早有密契,只派一名代表出席。我多數是留在家中,駐守大本營的一個。其實,我都十分享受晚飯過後,和她們溫習完功課,大家坐下來閒談的那刻。我們的話題,多是圍繞學校發生的事,不論她們學校的,我學校的,都談得滿是味兒。我留守家中,有時又可以發揮「緊急支援」的作用。某天晚飯後,我和小女兒在溫習常識作業時,她忽然尖起嗓子大叫:「媽咪,不得了,老師叫我們明天每人都帶兩片樹葉回校,一片是「平行脈」,一片是「網狀脈」的,怎麼辦?」「不要緊,立刻到公園找。」

  那時已差不多晚上八點了,幸好夏天時分,還有少許陽光。我們趕到附近的公園內,邊行邊找,把地上每片樹葉都拾起來,逐一鑑別。結果,很順利的找到屬網狀脈及平行脈的葉子。母女三人,又嘻嘻哈哈,連跑帶跳的回家去。我們又上了一課常識課了。晚上,女兒的禱告:「天父,我十分快樂,因為今天有「夜遊公園」的特別節目。求祝福陳小珠也像我一樣快樂,有一個關心她的媽咪。」作為一個職業女性,誰不願意向上爬?誰不希望被人貫以「女強人」的稱號?但當我看到自己學校的問題學生,多是來自問題家庭的時候,我寧願淡薄名利,做個稱職的母親,好讓我對神所託付的能有所交代。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畫中有話】

【誠心所願】

【文林】

【親密家庭】

【餘暉集】

【資訊前線】

【細說心語】

【教會圖說】

【神學縱橫】

【英倫拾絮】

【宣教千里】

【牧養手記】

【如情未了】

【交流點】

【市井心靈】

【父母也EQ】

【心靈照相機】

【一個人在路上】

【一台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