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暉夕陰

1838 期(1999 年 11 月 14 日) ◎ 如情未了 ◎ 李碧如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家住離島,卻在九龍上班,所以每日天仍未亮,便得摸黑起床,在天色微明中登上渡輪。  許多人知道我要黎明即起,都以同情口吻說:「嗨!真苦吶!」對於城市人來說,早起確是苦差,起初我也這樣想,直到那天,享受過初露晨光才改變過來。  那天,我如常登船,安頓好,正要脫掉眼鏡多睡一會,乍一抬頭,卻見漫天彩霞,把小島團團圍住。那彩霞姹紫嫣紅如醉,層層疊疊如濤,面沈睡的小島如剪影般貼在雲霞中,天空是透明的湛藍,由淺而深環抱著藍藍大海。我乘坐的渡輪航行在藍色穹蒼藍色大海中,慢慢駛離彩雲,愈行愈遠。  看著滿天彩霞,心裡充滿感謝,只為如此良辰美景,早起就算不上是付代價。  小島的晨曦固然令人驚喜,她的暮色同樣令人難忘。  很多很多年以前,我第一次走訪小島,不是旅遊,而是身負重任去尋人-替一位素未謀面的伯母,尋找居於小島上失去聯絡的兒女。  那時我還是個小孩,並未察覺自己成了一個家庭團聚悲喜劇的引線人。我懵懵懂懂地跟著姨母,走在小島的陋巷中,渺茫地尋找著一個陌生人。要不是伯母已遷居的兒女那天回舊居探人,要不是剛巧她應門,恐怕伯母就永遠尋不著親人了。  完成任務以後,我們便登船歸航。在船上,我回頭看看小島,生平第一次領略夕陽之美。天際雲霞成了七色彩錦:深紫、淺紫、絳紅、胭紅配襯漸暗天藍,彷彿是彩色卷軸舒展天邊。  小島的朝暉夕陰,述說著創造奇功,每次側耳細聽,我都聽到宇宙穹蒼在和應,這一切,便都是住在小島上的額外獎賞了。

【要聞】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癌病答客問】

【親密家庭】

【餘暉集】

【資訊年代】

【溪水旁】

【教會圖說】

【牧養心聲】

【如情未了】

【交流點】

【古道今詮】

【商數啟示】

【童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