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已十分

2796 期(2018 年 3 月 25 日) ◎ 品蘭集 ◎ 文蘭芳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三月二十一日是春分,這個日子總叫我想起「老闆」恩佩姐,就因為她當年寫了劇本《春分之後》。當時我不解辦雜誌已經叫人不勝負荷,為甚麼她還去搞話劇。那時我年輕,年輕人雖然誇口追求理想,可是對尋夢的熱情顯然並不理解。

  春天令人感受熱情,生命的熱情。久已沈寂的植物,恍若聽到樂團指揮把指揮棒輕敲譜架,紛紛拿起樂器準備合奏春天奏鳴曲。它們從土中探出頭來,凌空拔起一兩尺;從枝椏釋出新芽,掛出半坡嫩綠;激烈綻放姹紫嫣紅,隨風揚起醉人香氛。速度快得令人目眩,一波一波的湧現似有詳細劇本。更不要說雀鳥啁啾,大早就開起派對來;昆蟲紛紛露臉,小孩看着嘖嘖稱奇,「港女」嚇得花容失色。

  到了春分,春已十分,奏鳴曲去到第三樂章末段,所有主題都已呈現。日前友人發來兩張沙田火車站外的照片,明亮的藍天襯托着一樹紅花,是那高大的紅棉展示英雄樹的風采,友人備註說︰「春在枝頭已十分。」

  沙田火車站外的紅棉仍是固有英姿,但前天文台長林超英先生的網誌卻指家居附近的木棉樹因為落葉未盡,花開不多,「境況頗為瑟縮」,是氣候暖化衍生的現象。他的觀察是對的,因為今春很多木棉都沒有落盡葉子才開花,花小而稀疏,失去英雄樹的氣派。

  人對環境變化失去感應,因為我們早已離棄土地,把土地視為隨意切割的「發展」項目,是圖利刮削的工具,而非立命安身之所。春天熱情的奏鳴曲,又有幾人聽聞?春已十分,大家失去的何止抽象的春意?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四環九約賞教堂】

【城市心靈】

【家庭牧養】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閱讀轉化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