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的聖經翻譯工作

2754 期(2017 年 6 月 4 日) ◎ 傳道故事 ◎ 樊樂軒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數年前,我和太太曾獲差會安排,到加德滿都探訪工場。本來一心想了解那裏的聖經翻譯工作,卻沒想到上帝擴闊了我對聖經翻譯的理解,亦預備自己由傳道轉而踏上成為宣教士。

  剛抵達沒多久,便有機會跟差會第一對差到尼泊爾的夫婦用膳。弟兄來自日本,而太太則來自德國,在當地已逗留逾五十年。他們憶述自己從一開始只做文字工作,到看見村民需要蓋一所教會,及後帶領他們查考神的話語,這一切都是未曾想過要兼顧的事工。

  看見需要,並回應需要,絲毫不質疑這是否起初的呼召,原來就是宣教士事奉的特質。

  臨別時,他們讚許我們願意把年輕的歲月奉獻給主,並出其不意的鼓勵我們:「你們是否願意承擔口述故事(Storying)的翻譯工作?我們都覺得你們適合。村裏的孩子和其他村民,應該會很喜歡聽你們說聖經故事。」

  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口述故事這概念。由於傳統的聖經翻譯工作耗時,在過程中亦未必能有效評估少數民族對譯本的認受程度。故此,翻譯員採取新策略,從聖經先選取五十段具神學代表性的聖經敍事,相比傳統翻譯工作花費約十八至二十年,口述故事只花費五年就大致完成。

  除了有時間優勢,當譯好部分故事後,翻譯員能帶進村莊,既能提早跟族人分享自己有份參與的成果(參與翻譯的族人稱為母語翻譯員),亦能作為測試,看看故事或福音內容是否能夠吸引人,或翻譯是否準確,例如會否因為詞語搭配錯誤或文化差異,以致聽者不明白故事內容,或錯誤理解故事的重點。

  畢竟,沒人會希望,千辛萬苦去完成的翻譯本,最後會因各種原因乏人問津,最後只落入圖書館的書架裏,實是可惜。

  除了認識口述故事工作,我和太太也認識識字教育與聖經翻譯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族人往往因不懂自己的國家語言,又不懂英語,以致難以在城市覓得工作。所以相比開展聖經翻譯工作,我們或許會先教導族人尼泊爾話和英語,好讓他們能改善生活水平。

  我和太太亦更加明白,為何神讓我們都成為英語教師。

  最後,我們更發現,服侍西藏的翻譯員,平時大部分時間都會待在尼泊爾,待有需要時,就要翻過喜馬拉雅山脈,進到少數民族裏學習語言和收集語言數據。

  尼泊爾人多信奉藏傳佛教,請為他們能有機會聽聞福音祈禱。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品蘭集】

【信仰通識】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智慧男本】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路德的蘋果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