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思錄》

2673 期(2015 年 11 月 15 日) ◎ 經典看人生 ◎ 許立中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讓我們每人都省察自己的思想:他會發現這些思想完全是關乎過去或將來。我們幾乎沒有想過現在,而就算想到的話,我們亦只會想到它對於我們將來的計畫有甚麼啟示。現在永遠不是我們的目標。過去和現在都只不過是我們的手段,我們唯一的目標是在將來。因此我們從未真正生活,只是盼望怎樣去生活,而由於我們永遠都在計畫怎樣活得快樂,我們無可避免地並不活於其中。」布萊茲巴斯葛,《沈思錄》

  

  對於一般普羅大眾來說,更多人認識巴斯葛是一位數學家。他在數學和或然論的貢獻,深刻地影響現代經濟學理論和社會科學的發展。他的信仰醒覺,卻是起始於他父親傷患時負責照料的兩位大夫,他們深受奧古斯丁學說影響,而對當時天主教會的經院哲學提出質疑。

  《沈思錄》是在巴斯葛過身後方輯錄而成,其原意在於提供一個「基督宗教的答辯」。而作為與笛卡兒同時代,受理性啟蒙的數學家和科學家,他認為「倘若我們將一切交付理性,我們的宗教就容不下奧祕與超自然。如果我們違反理性的原則,我們的宗教將變得荒謬與可笑⋯⋯那是兩個同樣危險的極端:排除理性,或只容許理性。」

  我在上次稍稍介紹過奧古斯丁的《懺悔錄》。而受奧古斯丁學說影響,巴斯葛的《沈思錄》對於時間與永恆等課題亦有相當討論:「最終來說,人在自然界中是甚麼呢?相對於永恆來說是無有,相對於無有來說是所有;作為無有與所有之間的中間點,對於兩者卻幾乎是一無所知。事情的終結與它們的起初,對他來說始終是個無法參透的祕密。他是同樣無法看得通自己所來自的無有,以及將他吞沒的永恆。」

  有趣的是,奧古斯丁視之為永恆介入的唯一時式:此刻/現在,巴斯葛卻指出我們的思想「永遠是關乎過去與將來」,並且「過去和現在都只不過是我們的手段,我們唯一的目標是在將來。」這弔詭地指向一個信仰的悖論:活在當下、盼望將來。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性」在反思】

【一起走過從前】

【傳道故事】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爸爸劉言】

【牧心世情】

【經典看人生】

【親密關係】

【香港教會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