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無權選校長

2648 期(2015 年 5 月 24 日) ◎ 城市心靈 ◎ 吳思源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香港可真怪事多,有大學要委任新校長,學生嚷着說諮詢不足,痛斥校方黑箱作業。結果校方讓步,說好了好了,再作諮詢吧,遲些才委任。

  近十年八載流行學生評核老師,大學校園早已雷厲風行,教授們上課後戰戰兢兢的接受學生「評核」,聞說倘若評核得負面,不單影響升職,連教席也不保哩。這樣下來,教授們不論學問如何淵博,有哈佛、劍橋或者麻省理工大學的博士銜頭,在香港那羣年輕的大學生面前,都抬不起頭來。

  如果早幾十年香港的大學有學生評核老師這回事,相信錢穆、唐君毅、牟宗三、余光中等都早已被勸喻離職。只要大學生說,聽不懂那夾雜着四川或山東口音的普通話、上課從來沒有筆記、考試出題又不知所謂,在填評核問卷上通通打交叉,校方必然找老師來「照肺」(意即:審查)。

  大學生充其量在大學只獃四年,應該愛惜光陰,唸好你的書,將來好好貢獻社會。坦白的說,你在大學只是匆匆的過客,你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在這四年接受教育,裝備自己投身社會。你囂張跋扈的質問候任校長:是否支持政改方案?會否悼念六四死難者?支持同性婚姻嗎?會否反對一黨專政?⋯⋯這些問題只是逞一時之氣,他若是聰明,自然懂得似是而非的帶你遊花園,就好像世上任何一個未當選的政客,總可以說一番漂亮話。

  想當年,香港教育當局為了制衡教會辦學團體,搞出甚麼法團校董會,引入所謂「持分者」去分享權力。現在不單是中、小學,連大學也有一羣人,如校友、家長和學生都在「奪權」,將來這風波必愈演愈烈,好戲在後頭。

  幾乎可以預期,若干年後幼稚園委任新校長也要「諮詢」,屆時只見許多怪獸家長抱着乳臭未乾的寶貝,聲嘶力竭的質問:茶點會安排甚麼糕點、喝甚麼牌子鮮奶、會否提供紙尿片、午睡床褥是否席夢思⋯⋯。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品蘭集】

【聯會新會堂巡禮】

【一起走過從前】

【傳道故事】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新聞捕手】

【爸爸劉言】

【牧心世情】

【經典看人生】

【親密關係】

【香港教會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