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關』全方位」專題講座
從信仰尋治癌倚靠 建立豐盛生命

2618 期(2014 年 10 月 26 日) ◎ 要聞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根據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於二零一一年的統計數字顯示,香港患癌的人數正不斷上升,癌症對病人及家屬所做成的傷害可想而知,需要身心靈關顧的相關人數也愈來愈多。

  香港癌症關懷事工聯會於九月十三日在聖公會諸聖堂舉行「癌『關』全方位」講座,有二百三十八位病友、家屬、教牧同工、信徒領袖和關懷義工出席,主題圍繞在治癌過程中,如何跨過身心靈都飽受煎熬的困境;在苦難中找到盼望、安慰和安穩的依靠向前行。

  第一位分享喜賓是三十多歲的黃科榮先生,他在二零零六年確診為肝癌晚期,癌細已經胞擴散,無法可施,無藥可救。過去八年不但因癌症而多次面對死亡的威脅,更接受了令人聽見都不寒而慄的嚴峻治療,在反覆的病況下,身體面對治療的各種後遺症,心靈則因沒完沒了的治療、未知的將來、死亡的威嚇而飽受痛苦。當天,他親身見證在這八年裏,生命依然過得很豐盛。他說:「我發現只要內心開放,接受上帝的愛,適當地接受別人的關懷和幫助,就算患病,生命都可以不一樣,而且上帝卻讓我和我身邊的人都見到祂的各樣保守看顧。」雖然如此,他也坦誠跟我們分享自己也有失落和懼怕的時候,但讀了聖經的詩篇、向天父祈禱、唱詩,心情就會平伏過來。

  第二位分享嘉賓是香港癌症關懷事工聯會顧問曾詠恆醫生,以CANCER的每一個字母來解構治癌的過程,從Confirm diagnosis (確診)、Assess (治療前評估)、Needs(需要)、Combined expertise (綜合會診)、Evaluate (療效評估) 到Relieve (康復) / Recur (復發),讓與會者因清楚治療的過程及進路而減少了對治癌的恐懼及不安。若懷疑復發,病人會感到擔憂。但千萬不要延醫,需要返回CANCER治癌進程,重新面對,以期達至康復。她總結癌症治療日見進步,治療研究方向更能切合癌症病人的實際境況,令治療更為有效。今日「個人化」治療法的發展,對醫學界及病人都帶來刺激與新希望。由此可見,醫學研究的進展確是有助癌症病人跨過煎熬困境、不致徬徨。

  除了治療外,還有甚麼是可以令癌患者及其家屬感到倚靠的呢?第三位分享嘉賓是中國神學研究院教授雷建華博士。曾先後獲藥劑學博士及神學博士學位的雷牧師以神學及照顧因癌離世妻子的兩個角度去看癌症病人及家屬的倚靠。雷博士指出癌症病人的震驚、忿怒等各種情緒和反應,病人會以為自己可以理性面對,而實際上卻往往是感性地作決定。他又道出了癌症病人不但面對着治療的不適、不安,更面對「身分」的掙扎:我是好人嗎?我值得人愛嗎?我有能力嗎?也會問人生三大問題:我從哪裏來?我往哪裏去?我在做甚麼?更對生命意義產生懷疑?這些都是癌症病人在心靈方面面對的困境。

  雷博士認為回應身分危機需要空間去反思,檢討who am I,才可令自己企穩腳步。社會科學思想解釋,所有人也同時有好,有壞的性情,需要明白自己多一些,才可幫助自己站立得穩。人生有意思,是需要對將來有盼望。但盼望何在呢?雷博士以心理學上弗蘭克的預測感受理論(Affective Forecasting Theory) 解釋人會預測將來,再做決定,但高估或低估時有發生。他分享史托戴爾弔詭論(Stockdale Paradox):研究五百間大企業的特色,發現能持續的機構是接納現況,不掩飾困難,但繼續依照目標向前行。一個越戰美軍戰俘觀察到,樂觀者是最容易倒下來的。你絕對不可放棄取得最後勝利的盼望,但仍必須面對眼前殘酷的現實,不管遇到甚麼困難,都抱着接受這事實的景況,不放棄最終成功的信心。對將來永恆有信心,卻不用美化當前的處境,要持守堅定信念,有永不熄滅的盼望。

  雷博士分享了他陪伴妻子期間的體會、經歷,結合個人在神學上的反思,在基督教信仰上的領受,道出了人面對這心靈的困境時的倚靠就是上帝,祂的同在、同行、慈愛和憐憫。雷博士以Man's Search for Meaning作者 Viktor E. Frankl 的思考進程指出終極意義能引發人正面生存的能力,而正面生存的能力則令病者有力前行,不致鬱鬱而終。至於這終極意義是甚麼,就是基督教信仰的永生盼望。

  講座的三位嘉賓來自不同背景,卻都道出了一個讓癌症病人及家屬可以思考的方向:癌症迫使病者面向苦難,病者卻可從醫療、信仰中尋得治癌的倚靠,並建立更豐盛的生命。

  (香港基督教癌症關懷事工聯會供稿)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黃金歲月】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培靈奮興大會 禱文】

【城市心靈】

【如此我信】

【心靈絮語】

【新聞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職場跟耶穌】

【譯經隨筆】

【香港教會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