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底親人

2603 期(2014 年 7 月 13 日) ◎ 生命故事 ◎ 揚眉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在天橋底街邊的追思會,有大約五十人出席,來自四方八面的朋友這晚聚集一起,送別成哥,無論是否認識成哥,而我也從未跟他見面或接觸。

  成哥家住九龍東,但在另一邊的九龍西,他也有居所,就是在公園旁邊的天橋底。他是一位無家者,因早前獲分配了公屋的單位,理論上不再無家,但因為喜歡天橋底的朋友,為了陪伴朋友,又或者和朋友暢談至深夜,就留下來、就繼續露宿街頭。

  成哥滿頭白髮,親切有禮,是一位慈祥的長者,大家都說他很有義氣。他身軀瘦削,行動不便,要靠輪椅出入,離世前仍在努力學習用自己雙腳行走。他希望「有力地行路」,這是他的朋友在追思集中的描述。他像很多無家者一樣,身患痛症,但所有認識他的人都記得他是一位笑口常開的長者。無依無靠,露宿街頭,卻常有歡笑。

  成哥在世的最後一個晚上大概也是在橋底度過,因為他是翌日早上被人發現倒臥在天橋附近的公廁內。我們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只可以想像成哥在離世前一晚有橋底的老朋友陪伴。

  在追思會上,最令我感動的,是那幾位義工朋友視成哥為親人。探訪隊的成員有時不想自稱義工,覺得「義工」這個身分好像包含一種階級的意味,將人與人的關係區分為助人者或受助者。在街上遇到的人,無論在街頭辛勤工作、孤單寂寞或百無聊賴的陌生人、或無家者,都是鄰舍,而成哥不單是鄰舍,他是探訪隊成員的朋友、親人。

  我們的探訪隊中有一位考完文憑試的學生,她非常熱心和積極探訪,但她認識成哥也不是很長時間。她上午去完火葬場,晚上再出席追思會。我只記得她一句說話:「成哥是我的親人。」我也會努力記着這句話,這句難以理解卻又觸動心靈的說話。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黃金歲月】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教會觸覺】

【城市心靈】

【如此我信】

【心靈絮語】

【新聞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職場情景】

【譯經隨筆】

【香港教會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