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會服侍上帝的子民

2602 期(2014 年 7 月 6 日) ◎ 雲彩見證 ◎ 鄧偉健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時間過得真的很快,不經不覺間,我已經進入最後一年的神學院生活。回想當初蒙上帝呼召,滿有恩典地到神學院接受全時間的裝備,這幾年對我來說十分寶貴,也十分重要。回想從上帝一開始的呼召,到現時在神學院接受裝備,全都是上帝一步一步的帶領。

  

  把異象藏在心中

  記得在十多年前,我還是學生的時候,上帝在一個營會,藉着一個異象、一句經文向我說話。上帝清楚地讓我看到祂的心意,就是要我在黃大仙這地區去傳揚祂的名,又藉營會的主題「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徒二十六19)去提醒我要起來去回應祂的呼召。雖然我沒有即時回應上帝呼召,但是我把這個異象藏在心中,繼續等待上帝的帶領。

  副學士畢業後,一直從事電視廣告製作行業,在這六年的工作生涯裏,我不能說完全沒有工作上的滿足感,但是在那種工作的環境,要好好作見證已十分困難,更遑論去傳揚上帝的名。在那段時間,我覺得最高興、心裏最有平安的日子,便是禮拜六和主日,因為這兩天可以回到母堂,參與團契和崇拜的聚會。

  

  思想工作的意義

  對我而言,讓我生命出現改變的轉捩點應該是我轉了工作。起初,我希望在新的環境會有好的開始,但漸漸發覺事與願違,很多時候,禮拜六、日也要上班,連每禮拜可以休息、親近上帝的機會也被剝削。因此,我開始去想工作的意義,究竟那麼辛苦去工作是為了甚麼?是為了較好的生活嗎?但是我連休息的時間也不足夠,那對我有甚麼好處呢?作為一個年輕人的團契導師,連去關心團友的時間也沒有,那對我又有甚麼好處呢?

  一連串的問題、一連串的反思,讓我決心尋找另一出路,但礙於太太那時的工作不太穩定,我只好繼續去面對這份令我痛苦的工作。上帝有祂的時間表,過了一段日子,太太的工作開始穩定,同時知道母堂需要聘請一名福音幹事。在徵詢過堂主任的意見後,便決定於在二零一零年一月回到母會工作。在母會工作七個月後,在上帝的帶領、堂主任的引證下,同年我報讀信義宗神學院神學學士課程,接受四年全時間的裝備。

  

  清楚上帝的呼召

  雖然我在母會工作了短短的七個月,但在這段時間,堂主任讓我參與很多平時沒有機會可以接觸的事情,例如,執事會,因此,在這短短的七個月裏,讓我重新認識教會的事工,亦看到母會的需要。當時母會只有堂主任一人,要牧養約一百二十人的教會,每次見到她,我都覺得她很勞累,但她卻讓我看到牧者心腸,令當時的我也被她感染,好想替她分擔一下擔子,可惜作為一個福音幹事,我可以做到的事情實在不多。

  記得最深刻的一次,是堂主任在手術後休假的六個禮拜裏,我深切體會到她之前自己一個去服待教會的那種辛勞、那種壓力,也體會到她沒有同工的那份孤單。在擔任福音幹事後,我看到上帝在自己身上所作的改變,更加讓我明白將來要走的路,就是要回到教會去服待。在一次機會中,上帝又藉着一位剛剛畢業的神學生和我說話,在我向她分享近況後,她給我一個很好的提醒,她問我:「其實你最想將來見到的景象是甚麼?」我想了一想,我說:「我確實很想見到母會有復興的一天,也很想見到母會的弟兄姊妹很火熱地為上帝作工。」

  在這幾年的神學院生活,除了要上課學習外,神學院也有安排同學們到不同的教會實習,讓我們所學的、所吸收的,能夠在教會實踐出來。在不同教會實習,讓我得到很多寶貴的經驗,也幫助我更明白自己將來的路向;跟不同教會的弟兄姊妹接觸、教主日學、宣講上帝的聖道、主禮、舉辦營會等等的事奉,給我很大的喜樂,也有從上帝而來的滿足感。在今年暑假,因應神學院的課程要求,報讀了「臨床牧關教育課程」,我被安排到一所公立醫院作院牧的實習。在醫院實習的過程,使我知道院牧事工的需求很大,院牧工作對病人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支援;對我來說,是一份很寶貴的經驗,也是一次新鮮的經歷,但對比起我在教會實習的那份喜樂、那份平安卻來得少很多。因此,我更清楚明白上帝對我的呼召,是要在教會中宣講、教導、服侍。

  到了最後一個學年,我實在是十分期待畢業的日子,因為我終於裝備好,可以到上帝的教會服侍祂的子民了!

  鄧偉健(信義宗神學院神學學士)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黃金歲月】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雲彩見證】

【城市心靈】

【如此我信】

【心靈絮語】

【新聞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職場跟耶穌】

【譯經隨筆】

【香港教會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