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然回首 盡是恩典

2602 期(2014 年 7 月 6 日) ◎ 雲彩見證 ◎ 黃振添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踏入知命之年,回看所走之路,盡是上帝的恩典!我和很多同年代的人一樣,父母是在五十年代避難到香港,辛勤地工作養育子女以致我有機會入讀大學得以脫貧。大學畢業後,任職跨國之電子公司作銷售和市場推廣之工作,最終晉升為公司管理層,主從沒有對我吝嗇物質之供應。在人生的旅途上亦為我預備,特別在我要面對生命幽谷之時,為我開路引領。

  

  半生戎馬所為何事

  當我達到事業高峰之時,主亦叫我看到事業背後的真相。二零零三年我已爬到香港人在亞太區能到達之最高職位。那時我管理整個中國區之銷售業務,團隊約有七十人。我長駐上海,經常要和中國企業之行政人員打交道,出入總是有一班同事為我預備打點各樣的事情,生意蒸蒸日上,一切像是十分順利。

  成功背後是血汗,當時的生活是艱苦的。為了兒子的學業,太太和兩個兒子必須留港,所以我只是星期一至五在上海工作,周末才回港與家人共聚。另一方面,因工作需要大量探訪各地之客戶,我成了「空中飛人」。為公司業務發展投入大量的精神和時間。

  二零零五年公司改組,再不需要一位中國區銷售總管,所以安排我到另一亞太區管理位置,嚴格求說,待遇和職級都沒有下降,但卻讓我看到在商界裏沒有永遠的「基業」。公司成功與否,不單是員工能力之問題,也牽涉很多其他因素,這讓我開始去思考甚麼才是永遠的「基業」。往後的日子,公司生意漸走下坡,每年都需要精簡人手。自己一直希望在五十歲時退休,可以走喜歡的路。二零零八年底,在一次精簡人手之計畫中,我選擇離開工作了十三年之公司, 走上了「退休」之路。

  

  休息投閒兩個猶豫

  二零零九年和二零一零年,是我人生之休息年。為洗卻多年工作之勞苦,除了在家煮飯和替教會進行一些項目外,我過着悠閒懶散之旅行攝影生活,走歷名山大川,遍訪不同文化。經歷兩年的尋覓,讓我總結到世間事物雖美,但最完全的豈不是主自己嗎?要尋求永遠的「基業」,又豈能在神以外呢?退休後每年之三至四月都是我忐忑的日子,因我要決定是否報讀神學。在我心內總是有兩個猶豫:一、家庭之供養;二、自己是否合乎主用。

  大兒子攻讀營養科,其中最直接的出路是學士畢業後修讀註冊營養師課程,香港只有香港大學每兩年收生一次,但偏偏在他畢業二零一零那年沒有收生,兒子惟有先進修一個一年制之碩士課程,若在港找不到營養師學位,可能就要到澳洲攻讀,雖然金錢不是很大的問題,但由於太太的工作亦不算穩定,小兒子也有可能需要出國唸大學,難免心裏有點疑惑,自己是否需要「重出江湖」?

  上帝對我的信息卻是清晰的。太太原為下午校老師,二零一二年需要和另外一間小學搬到新校並轉為全日制,因收生不足,估計需要大幅度精簡人手,但在二零一零年底太太轉到上午校去,上午校因收生較多,未來數年沒有精簡人手之壓力。此外,大兒子亦幸運地進入政府工作。其實他要二零一一年九月才畢業,應該在七月左右才會找尋工作,但在三月獲聘,並在四月履新。時間那麼巧合,「這些東西」都已加給了我,叫我怎能不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呢?

  

  立志事主盡我餘生

  在日本海嘯核洩事故中,讓我最動容的是一班福島死士。他們不具備甚麼特別能力或裝備,只是以身體為所愛的國家以至世界,組成一條血肉長城。媒體訪問他們的時候,他們甚至不願透露姓名,以免家人擔心,只說這是他們的使命。這話觸動了我的心,我的使命是甚麼?我們蒙召豈不原是為傳基督的恩典嗎?自己能作金器、木器甚至只是瓦器都不重要,人若自潔,脫離卑賤的事,便合乎主用,預備行各樣之善事,那我還有甚麼顧慮呢?

  也許有人會覺得人生已到半百,不如安靜地享受餘生,但若上帝許可,我仍願意上帝與我一起打拼。不是我能為祂作甚麼,乃是能與祂同行是何等可貴!上帝賜下豐盛的恩典,讓我有一個美麗的「上半場」,祂也必然是充充足足的供應我的「下半場」。願上帝按祂豐盛之恩引導我走完一生,跑那當跑的路、打那美好的仗和堅守那當信的道!

  黃振添(伯特利神學院道學碩士)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黃金歲月】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雲彩見證】

【城市心靈】

【如此我信】

【心靈絮語】

【新聞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職場跟耶穌】

【譯經隨筆】

【香港教會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