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死紅隼

2602 期(2014 年 7 月 6 日) ◎ 生命故事 ◎ 揚眉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家住大廈的二十八樓,見到窗外有麻鷹飛過本來見怪不怪,但那隻紅隼實在飛得太近窗前,而且又飛得略低於我的樓層,清楚可見鳥背班紋和牠展翼翱翔的美態。從未和猛禽如此接近,雖然是隔着玻璃,但也讓我好生感動,心中更羡慕振翅高飛的自由。

  香港鬧市常見猛禽踪影,牠們好像愈飛愈低。有一次我在旺角馬路邊,無意間抬頭,在不遠處的商業大樓低層之間,見到一個大黑影,原來是一隻麻鷹,只不過是四、五層樓的高度,看着牠低飛,嘖嘖稱奇,很想知道牠還會飛得幾低,但瞬息間牠已轉飛到大廈的另一邊,再也沒有飛過來。

  猛禽是屬天空的,惟有在天空才可顯其本色。我不知麻鷹為何在鬧市低飛,是被甚麼獵物吸引嗎?不是說高空一定安全,但高速低飛真險象環生。曾經有麻鷹在公路低飛,撞到路上汽車,不單猛禽喪命,也釀成車禍。

  早前往退修,早餐時走近落地玻璃門,想看清楚花圃那些向日葵,竟然在花圃下邊的小空地見到一隻倒地的紅隼。紅隼半側着身,努力呼吸,我見牠嘗試拍翼,雙翼高舉,用力拍動,但未能再起飛,也無法站起來,只在地上拖行了一小步。紅隼抬起頭來,眼望遠方,看來牠受了重傷。紅隼可能是在低飛時撞到營地的平房或平房天台的硬物,所以傷重倒地。

  我不敢走近,怕牠太過受驚,後來通報了營地職員,原來他們比我更早發現倒地的猛禽。職員只是輕描淡寫說了一句:「會有人處理。」可嘆生命最終只淪為「等候處理」的狀況!我明白處理受傷的雀鳥或雀鳥屍體都有程序,處理也不容易,但我更是關心、焦急,而且心裏非常難過。紅隼無助,我也沒有辦法幫助牠,甚至無法幫牠減輕痛苦。我估計營地也不會想辦法去救這隻紅隼。

  我記得去年七月初,我寫過一篇題為「傷城傷鳥」的文章,是朋友救回一隻傷鳥,讓牠振翅飛翔,只是我無法幫助這隻紅隼。紅隼垂死,重傷城市,究竟可以怎樣挽回?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黃金歲月】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雲彩見證】

【城市心靈】

【如此我信】

【心靈絮語】

【新聞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職場跟耶穌】

【譯經隨筆】

【香港教會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