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普世求平安,為日本呼求神祈禱會」信息
如何為日本災難祈禱?

2432 期(2011 年 4 月 3 日) ◎ 特稿 ◎ 吳宗文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你們應當祈求,叫你們逃走的時候,不遇見冬天或是安息日。因為那時必有大災難,從世界的起頭直到如今,沒有這樣的災難,後來也必沒有。若不減少那日子,凡有血氣的總沒有一個得救的;只是為選民,那日子必減少了。」(太二十四20-22)

  「主所應許的尚未成就,有人以為他是耽延,其實不是耽延,乃是寬容你們,不願有一人沈淪,乃願人人都悔改。」(彼後三9)

  「神的選民晝夜呼籲他,他縱然為他們忍了多時,豈不終久給他們伸冤麼。」(路十八7)。

  經上所說「為選民」緣故,神會減少災難的日子,是有三方面的意思。第一,指神會在災難中憐憫和保守其選民(太二十四22);第二,指神願意萬人得救,故讓選民有機會在危難中作見証和服侍(彼後三9);第三,指因著選民晝夜的呼求,神會垂聽憐憫,減輕災難的程度(路十八7)。因著這個緣故,我們應當如此行,為災難中的日本祈福求平安。

  截至三月二十日為止,災難造成的死亡連失蹤人數超過二萬,疏散人群達四十三萬,財物損失約二萬四千億港元。除了農田被淹、城鎮沖毀外,核輻射泄漏是最為嚴重的問題。但不幸中的大幸,便是現時最新消息知道:核電廠的1至4號機組開始降溫,五至六號機組的冷卻系統開始運作,而且鄰近輻射水平開始受控,污染程度也正逐漸下降。我們為此感謝神,但現今整個核危機仍未徹底解決,日本全國三分一食水受污染,遑論鄰近海域了﹗我們該如何為日本經歷的大災難代禱呢?

  

為核電輻射外泄祈禱

  今年三月十一日,日本發生了他們有史以來最高級數的地震,所引發的海嘯,將日本東北沿岸多個城鎮完全淹沒,電視上歷歷在目的景象,令人感到非常震撼。但更嚴峻的,是福島核電廠因停電,冷卻系統出了問題,以致發生爆炸,輻射外洩。比起核輻射擴散問題,九級地震和海嘯便被比了下去。所以我們當先求主憐憫,令核電廠冷卻,受損程度減低,並中止核輻射泄漏擴散,免致生靈塗炭(感謝主,三月十八日新聞報道的關鍵性四十八小時似乎已經過去了)。

  藉此事故,求主讓世界各國得以提醒,及早檢討和反思核能發電的策略,並從中汲取教訓,對已有的核電廠及早作出加固和改善安全的措施。我們又求主叫全世界在這方面的科學專才都能獻議和參與,以致這場可大可小的核危機得以化解。

  更重要的,便是要反思為何現代人的耗電量不斷增加。除了人口膨脹外,隨著科技發展,人類的生活習慣、享受程度和消費模式,已達至一個不可逆轉的地步。所以正如一些專家所言,要解決能源短缺問題,就不得不假借於「又愛又恨」的核能發電。核能發電確有其好處,但偶一發生災難,其後果是得不償失的。長遠來說,若然主仍未回來的話,我們當共同努力保護我們所居住的地球,要節約能源,實踐環保,以至天災人禍縱使發生,其影響程度亦可以減至最低。

  這次災難的嚴重性和帶來的長遠影響(特別是核輻射外泄方面),是超乎任何政府所能預知和控制的。所以我們該求主賜聰明智慧及果斷力量給日本政府和電力公司(若然他們有甚麼隱瞞,求主叫他們盡快糾正過來),以致能夠快速地作出適時和恰當之回應,以保人命不再損失,環境不受污染。

  

日本人民祈求平安

  今次危機中,日本國民展示了人性美善的一面(至少在鏡頭前和報道中如是,香港及世界多處的媒體,包括香港特首,都予以高度讚揚)。從電視影像和新聞圖片所見,盡是強忍悲痛或含羞帶怯地描述家人遭難經過的日本人民,他們臉上的寬容,令人覺得他們好像在旁述別人的故事一樣。日本民族在危難中不怨天不尤人、沈默地互助前行的精神,是值得我們尊敬的(因此東京右翼政客的「天譴論」,即時受到日本媒體的批評並國民的唾棄)。更令人感動的,便是東電有一批自願留守的死士,而消防局和自衛隊也有一群甘冒輻射危險前往射水的成員。他們冒生命危險搶救核電站的行為,並在他們背後予以鼓勵和支持的親友,都是令人敬佩的。

  對比下,在內地和香港卻有人惟恐天下不亂,撒播謠言、搶購物資、囤積居奇並售賣假貨,這些行為令人想起台灣作家柏楊的書《醜陋的中國人》和前港大校長黃麗松的名句「醜陋的香港人」。其實這句語詞最先是來自日本作家高橋敷的《醜陋的日本人》一書,但如今應用於港人安逸中自保和無知地排隊搶購的羊群心態,是最適切不過了(國內同胞及港人「盲搶鹽」、買生抽和鹽焗雞的照片,現已成為國際媒體的笑話)﹗

  我們要為日本人民祈禱,求主中止災難,安撫他們身心靈的創傷,令他們能憑藉信心、勇氣和力量站起來,重建家園及重建身心。

  

為日本媒體自律感恩

  我們要高度讚揚日本媒體的自律,對於災難新聞不渲染、不製造恐慌,並在安定人心及維護秩序前題下,第一時間將畫面直接呈現。電影院及電視台也主動中止播放災難片,免災民觸景傷情。而且從最初數天直至如今,報刊圖片上都沒有屍體出現(只有外國通訊社才有兩張拍攝被埋者手腳露出地面的相片)。日本媒體報道災情時,不拍攝救援隊伍氣呼呼地跑步和扛抬,或是災民呼天搶地的嚎哭和抱怨。鏡頭所見,乃是劫後餘生者在傷痛中抑制情緒,並安於收容中心僅有的薄被和麵包(聽說有一家三口共吃一塊麵包,亦有老人因寒冷而染病死亡)。東京機場和地鐵內,疏導不了的人群耐心地排隊等候;或有秩序地讓出大路,坐於樓梯兩旁小睡。日本民族和社會的井然有序,從逃難過程中仍扶老攜弱並禮讓相助的精神可見。縱是物資短缺,他們仍耐性地排隊,不爭先恐後,不埋怨不批評。這種場面令人對這個民族的國民素養,感到肅然起敬。

  相比下,我們身在福中不知福,香港人那種浮躁、無禮和衝動,似乎已是世界聞名(我們被冠之為示威之都)。由政客、傳媒到市民,都似乎被暴戾、苦毒的怨氣所吞噬了一樣。我們該禱告「禮失求諸野」,躬身反問:是甚麼令我們常埋怨、常批評,甚至連基督徒也是如此?究竟是甚麼將我們「文明古國」和「禮儀之邦」的國民素質奪走了?

  然而日本媒體並無因為自律或因安定民心,而對政府無能和東電隱瞞不作揭露。當政府和電力公司所公布的,與國際原子能機構和外國對應措施有矛盾時,傳媒便開始作出質疑的報道,但仍是節制自律,以大局為重,不是「言不驚人誓不休」地蠱惑人心和煽動民情。(災難發生時,首相的醜聞和政客的紛爭不再成為新聞重點,報道主要配合政府全力救災。但情況稍定,他們才痛定思痛,開始報道了政府反應緩慢且無能,亦報道了東電為保護資產而不作出果斷的措施,而且還揭露了東電高層在危難時仍夜夜笙歌的醜聞。)

  

為末來災難敬警守望

  這次地震本為八點九級,後提升至九級,可見這次地震和海嘯的嚴重性。這不單是日本有紀錄以來最嚴重的一次,也許亦是近代歷史中頗令人觸目驚心的一次(電視上播放的影像,清楚看見洪水是如何排山倒海地湧入,將日本東北沿岸的美麗城鎮和盛產蔬果的農田徹底摧毀;十八日的新聞還報道說,日本首相已作了放棄整個東日本的最壞打算)。

  最近一個世紀地震頻仍是有史以來最頻密的一個時段。有一位牧者在佈道會後跟我說,現今我們覺得地震多是因為以前沒有這麼多報道,而且儀器粗疏所致,不一定是末世來臨的預兆。我的看法不同—因為馬太福音明確地指出「多處有地震」是末後徵兆之一。阿拉斯加曾有十級地震,但因為無人傷亡,又無財物損失,故此沒有人會將這次級數最高的地震放在心上。但今次在防震素有經驗且先進繁榮的日本發生了大地震;連耗資過百億港元並建設了三、四十年的天下第一防波堤,也敵擋不住大海嘯;而且引發的核災難更帶來了嚴重污染和經濟損失,因此人們便覺得重要了。但這類災難是否到此為止?在科學家認為現今地球板塊處於高度活躍時期,我認為比這次更嚴重的災難仍會絡續而來。

  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便是神為免一個不信聖經的世代掉以輕心,祂特別藉著外邦人的想像力(例如荷里活)來作出預警。早前的電影《2012》,加上日本人自拍的《日本沈沒》,真的好像讖語一樣,預告災難的發生。在《日本沈沒》一片開場時,字幕便如此說:「最近的將來......說不定是近在明日的事......靜岡縣駿河灣下三十公里深發生地震。」原來震源就在宮城縣對開的日本海溝。今次地震其中一個重災區是宮城縣,而餘震中的一次發生於靜岡縣,級數雖然只有6.4級,但也死了二十七人。這是何等的巧合!

  在天災人禍頻仍的今天,我們當信主耶穌和祂所說的話。無論你相信災前、災中或災後被提,至要緊的是,你當隨時預備好迎見你的神﹗因此我們要為生命的自潔和事奉的機會來禱告,免致我們將來只有兩手空空地去見主和交賬!

  

為福音硬土軟化祈禱

  聖經說:「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纔來到」(太二十四14)。日本這地方一向被宣教士稱為「福音硬土」,神的話語不易在這個民族中傳開,所以我們當求主讓日本教會有信息可傳,特別遭此巨變的時候,能藉著聖靈賜予的能力來作見証。我們也該為各國教會和世界各地的基督教宣教團體及救援機構祈禱,以致他們都能無條件地向日本災民見證神的大愛。

  在災難時期,我們反對像東京知事石原慎太郎那種「天譴論」。因為第一,我們不是神,我們不應貿然代表神向人宣告審判;第二,於災變時刻,這種論調無疑於傷口撒鹽,既不造就人,亦不利於傳福音作見証。然而其說話內容,談到日本人的自負執著,卻對日本這個剛硬的民族有提醒的作用。

  另一方面,我們亦不應像某些激進基督徒的論調,認為災難中傳福音便是「發死人財」。耶穌本身不正示範了在塌樓事件的危機中,喚醒人思考罪和悔改的問題嗎(路十三4)?難道這不正是傳福音麼?

  我們在危難中向人傳福音屬全人關懷的一部分,但作見証時的態度應該是無條件的,即不預設和強制別人一定要聽福音和決志信主,反而是無私地照顧災民身心靈的需要,由最基本的物資供應以至心靈療治作為開始。我們求主藉此天然災禍,令日本人能離開民族性的自足和傳統思想的束縛,肯開放耳朵去聆聽基督的福音,肯開口向主傾訴壓抑的傷痛情緒。

  

為敵國化解怨仇祈禱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在亞洲對很多國家造成傷害,這次災難,是超越歷史傷痕並尋求和解寬恕的好時機(雖然時至今天,日本仍不像德國一樣為戰時所作的而道歉,且還繼續有傷害別國的言論和行徑)。但聖經說愛是有恩慈的,就讓這些曾受傷害的國家,先行第一步,作日本人的好撒瑪利亞人吧﹗

  因此我們先為韓國祈禱(這個國家的基督徒人口眾多,而且曾受日本統治)。我們求主讓韓國教會能發揮好鄰舍之榜樣,像差派宣教士冒險到阿富汗或伊拉克作見證一樣,差派宣教士到日本傳福音並施予愛的關懷。

  其次我們該祈禱中國能藉此時機向日本人民施予關懷與援助,以中國人寬懷的心態,化解歷史結下的冤仇(很多中國的民粹主義者對日本在中國造成的傷害,仍很憤恨。但我們必須平心靜氣地,將軍國主義的政府和右翼政黨與一般老百姓作出區分)。我相信華人教會在這方面的同心禱告、物資援助、關愛行動及宣教力量,一定能產生莫大的正能量,以致這塊福音硬土能夠軟化。

  經此事故後,我們祈求世界的人民和政府在天災人禍頻仍的世代,都不再以佔據地土、獨擁資源或分割自立,作為軍事、政治、經濟及社會行動的取向。當像紐約聯合國大廈前之標誌,將刀劍打成?鐮(賽二4),將爭奪行為變成互助共享。因為在基督再來前,天國降臨之先,我們人類仍需居住於這個共同面對末世危機的地球村落。主啊,我們知道你必快來,但願在你的國度未降臨之先,讓我們有機會準備好自己,並有機會向災難中的人群傳揚福音並服侍他們!

  最後,也許有人會問:為何神容許災難發生?但我們該問:若無天災人禍,是否人便不會死亡?死既是人人的終局(無論自然老死或災禍而死),我們便該及早為隨時發生的天災人禍與及病疾死亡而作好準備。第一,我們當信主耶穌,與神建立和好的關係,以至我們有永生的盼望。第二,我們當過聖潔的生活,像穿上白衣,隨時準備迎見主。第三,我們當把握時機,多結果子,預備向主交賬。結果子的方式包括:為需要的人來祈福和守望;以關愛的行動將一杯涼水給予一個小子;並以見証告訴別人危難中盼望的緣由。聖經說:「所以我們既得了不能震動的國,就當感恩,照神所喜悅的,用虔誠、敬畏的心事奉神」(來12:28)。

  (編按: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以勒基金及香港學園傳道會於三月二十日合辦「為普世求平安.為日本呼求神祈禱會」,本文為吳宗文牧師在會上的信息分享全文,略加修訂後刊登。)


吳宗文牧師列舉日本的代禱事項。


李志剛牧師回應吳宗文牧師的信息。


鍾嘉樂牧師帶領開會祈禱。


逾千信徒同心為日本禱告。


張福民牧師帶領會眾為日本祝福。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商旅大中華】

【如沐春風】

【朝鷹珍藏】

【語言解碼】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童話人間】

【誰是鄰舍】

【釋經講道】

【家庭治療室】

【特稿】

【家庭醫生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