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鬼”亨特協助林則徐開眼界

2350 期(2009 年 9 月 6 日) ◎ 教會今昔 ◎ 浩然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當林則徐到廣州進行禁煙運動的時候,他是採用了「以夷制夷」的策略。他對廣州夷人,深深了解到美國商人較易應付,況且在廣州的美國教士是支持中國禁煙,至於美國販賣鴉片的商人,都全部甘願交出鴉片,允諾以後不再從事販賣鴉片的勾當,所以林則徐對美國教士和商人都有好感,既有美國商人站在林則徐的陣線,林則徐就可以縱容的單獨對付英國的鴉片煙商。為要了解夷情,林則徐設立譯館,所用的外國人,全是美國人,其中裨治文牧師、伯駕醫生最為重要。裨治文牧師可說是領頭人。在牧師之外,還有一位美國青年名叫亨特(William Hunter)。亨特在十三歲的年紀,在一八二五年已經到了廣州在美國夷館工作,翌年即被商館派往馬六甲英華書院學習中文,一八二九年才返回廣州,在美國旗昌洋行(Russells Co.)工作,其後成為旗昌洋行的合夥人,在廣州外國商人中,亨特經已露頭角,是商界後起之秀。

  林則徐在一八三九年三月十日抵步廣州的時候,亨特和一些外商都是乘船在珠江河南歡迎欽差大臣蒞臨廣州之列。在一八四四年中美簽訂「望廈條約」之後,他個人寫了一本“The Fan Kwae at Canton Before Treaty Days 1825-1844”(譯名為《廣州番鬼錄》),自稱老居民(An Old Resident, William Hunter,見左圖)。若是他由一八二五年至一八四四年在廣州生活,前後有二十年,在當時廣州的外國商人和教士,相比之下他堪稱是位老居民。尤其由於他在廣州生活較長的日子,不時撰寫文章介紹廣州十三夷館(Factories)、廣州風俗、滿清的律例,在美國刊物發表,他被視之為「中國通」,更有稱之為「漢學家」。

  在《廣州“番鬼”錄》一書,亨特都有記載歡迎林則徐的盛況。以亨特入讀馬六甲英華書院的時間,亨特應算是袁德輝和梁進德的師兄,在廣州三人必有來往。因此,林則徐籌組譯館的時候,亨特是從中協助翻譯工作的外國人,而亨特是以翻譯外國報刊為主,如“Canton Register”(澳門雜錄週刊);“Canton Press”(澳門新聞錄);“The Chinese Repository”(澳門月刊)。特別是林則徐寫給英女皇的信函,亨特是幫助英文翻譯的工作。亨特一八四四年返回美國,不久又再來中國,在香港、廣州、澳門各地開拓旗昌洋行商務。歷時有二十年之久。一八八五年更出版了一本“Bits of Old China”《中國雜記》,現在已有有譯本出版(見圖右)。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時代講章】

【黃金歲月】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教會語文漫談】

【畫出生命】

【文林】

【童話人間】

【誰是鄰舍】

【三人行】

【問道】

【品蘭集】

【靈修果園】

【教會觸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