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蟲隨想

2260 期(2007 年 12 月 16 日) ◎ 人間如話 ◎ 李碧如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最近讀沈從文的《從文自傳》,勾起許多兒時往事的回憶。

  沈從文說他四歲以前壯如小豚,後來學認字,一邊學一邊吃祖母給的糖,學完六百字,腹中就生了蛔蟲。令人產生錯覺,以為吃糖會引致生蟲,其實兩者並無關係,只是當時衛生條件差,孩子們特別易染上寄生蟲病而已。

  童年時,我的肚子也曾滋養過不少蛔蟲。每隔若干時間,媽媽就會強迫我喝下一種白色粉末加水而成,帶點薄荷味半液體狀的東西,叫做「唐拾義積散」。

  我平時是個馴服的乖孩子,惟有要我吃積散等於行刑,總是寧死不從。結果,往往招來一輪喝罵,有時還要出動雞毛掃侍候;勉強吃下去,還未到喉嚨已經反胃,跟著嘔吐大作,辛辛苦苦吞了的藥都嘔出來,把媽媽氣得七竅生煙。

  如今想起來,積散獨特的質感和氣味彷彿仍在胃間翻騰,令人喉頭生悶打顫。不過,說也奇怪,即使只吞下那麼一點點積散,也能發揮效用,往往在一兩天內,就會隨著大便排出幾條蛔蟲來!

  每次,父親都會指著那些蛔蟲說:「看,不肯吃積散,你吃的東西都給蛔蟲搶去了。」當時只有三、四歲的我,便呆呆地看著那白色長長的蟲,小小的腦袋升起一幅蟲兒在我肚子裡搶吃食物的圖畫。

  隨著社會富裕環境改善,家長再不用為孩子有寄生蟲而煩惱,他們只希望孩子別變成社會寄生蟲就好。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羊圈守望】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畫出生命】

【文林】

【樂韻心弦】

【輔導小百科】

【神學探索】

【牧耕筆談】

【放眼世界】

【交流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