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客店還有地方?: 再思窮人福音的聖誕故事(上)

2260 期(2007 年 12 月 16 日) ◎ 神學探索 ◎ 曾思瀚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在一次降臨節的講道中,牧師向會眾發出一個引人深思的問題:「如果客店還有地方?」這個問題與路加所記錄的聖誕信息頗為一致。事實上,路加福音第二章花了極大的篇幅,特別針對這個問題提出討論。在這個令人歡欣的季節裡,讓我們一起來看看路加如何為我們訴說耶穌降生的故事?

  一直以來,釋經者常由幾個不同的角度詮釋路加福音第二章。以耶穌的謙卑為焦點而帶出充滿情感的道德教導,當屬最常見的方式。但這種方式似乎與路加的心意相離甚遠。還有一些釋經者以含有「用布包起來」之詞語的兩節經文,涵蓋耶穌的一生(二7;二十三53)。這種看法的問題在於,希臘文使用不同的用字描述這兩個重要事件。可見,路加對於用字的選擇顯示,不論我們多想將耶穌的生命神學化,作者路加卻絲毫不具將這兩個事件平行比較的寫作用意。除非路加明顯引用以賽亞書有關受苦僕人的經文,否則我們不應任意將其他意義加諸於經文之上。更何況當這段經文的其他意義一目了然地呈現在讀者眼前時,釋經者更應謹慎小心。仔細研讀路加福音的讀者一定同意,受苦僕人的神學主題並沒有出現在嬰孩故事的描述中。至少對於作者路加而言,耶穌的謙卑並非聖誕節倫理教導的重心。正如本文所將帶出的詮釋,路加福音第二章展現令人驚訝的實用性。至終,聖誕故事應當激起我們以行動回應經文的挑戰。

  

  馬槽的角色

  經文告訴我們耶穌的父母,因著人口統計的事而來到伯利恆。他們到伯利恆報名上冊(二5)。當他們在伯利恆時,馬利亞的產期近了(二6)。而客店也不再有任何地方供他們住宿。因此他們將出生的嬰孩放在馬槽中。在耶穌降生之後,路加將故事的鏡頭迅速轉至附近野地裡的牧羊人。這群牧羊人在夜間看守羊群(二8)。由地理位置和牧草的供應來看,學者皆同意嬰孩降生的時間應屬春天的季節。這項觀察與一些聖誕詩歌所描述的「寒冬夜晚」完全相反。經文繼續讓我們看見,有主的使者向牧羊人宣告,主基督降生在大衛城中的大喜信息(二11)。然而,大喜信息的真正關鍵在於二章十二節:「你們要看見一個嬰孩,包著布,臥在馬槽裡,那就是記號了。」

  在二章十二節之前,我們只看見一個「記號」:以利沙伯的懷孕。根據路加的記載,當馬利亞對於自己的懷孕質疑不解時,神使用以利沙伯的懷孕(一35~37)向馬利亞證明她懷孕的合理性。換句話說,天使藉著以利沙伯的懷孕回答了:「怎麼有這事呢?」的問題(一34)。然而,天使並未使用「記號」一字,來描述以利沙伯的懷孕。如此說來,「記號」是為了極其特殊之事而保留的;這件特殊之事竟然比以利沙伯的懷孕更令人訝異。

  傳統以來,多數釋經者都視伯利恆的地理位置為最重要的釋經考慮。畢竟,耶穌必須降生於大衛的城?。但祂是否一定要降生於這個時間?因為不論祂在何時降生,只要祂的出生地是大衛城,祂就應驗了舊約的預言。馬太的重點與地理位置有關,但路加的焦注卻大不相同。路加的記載顯然以時間為中心。路加描繪故事的方式,讓我們看見耶穌降生時間的奇妙與精準。如果耶穌降生在不同的時間,而當時的客店有地方供祂住宿,那麼聖誕故事將如何不同呢?又如果耶穌降生在不同的時間,而附近的牧羊人無法尋得牧草餵養羊群,那麼聖誕故事又將如何不同呢?還有許多許多的「如果」,可以讓我們揣摩猜測......

  當然,地理位置的次要考慮仍然重要,但卻與許多人的想像不甚相同。彌賽亞必須降生在伯利恆的一般理解並不新鮮(例如太二5~6)。令人希奇的乃是馬槽,因為天使特別地向一群野地裡的牧羊人,宣告馬槽裡的嬰孩為「記號」。如此地,路加的故事將神的時間與馬槽的特殊位置,奇妙地融合在一起。現在,讓我們再次回到時間與客店的討論。第一,如果耶穌降生在相同的時間,但他的父母卻不需要報名上冊,那麼他們應該可以在客店裡找到地方。這麼一來,在野地裡看守吃草羊群的牧羊人,將因客店裡還有地方,而無法發現救主。第二,如果耶穌降生在不同的時間,他的父母同時需要報名上冊,那麼即使包著布的嬰孩仍被放在馬槽裡,牧羊人將因附近的野地沒有牧草可供羊群食用,而失去見證嬰孩降生的機會。當牧羊人在次年的春天再度回到野地時,嬰孩耶穌早已離開馬槽了。更確切地說,耶穌降生的時間必須精準無誤,才能使這一連串緊密相連的事件完整發生。在馬槽裡包著布的嬰孩,重複出現於二章七與十二節,就是神所宣告的「記號」。路加福音的讀者絕對不可忽略這個重要的強調。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羊圈守望】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畫出生命】

【文林】

【樂韻心弦】

【輔導小百科】

【神學探索】

【牧耕筆談】

【放眼世界】

【交流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