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巴金到黃仁龍

2149 期(2005 年 10 月 30 日) ◎ 時事透析 ◎ 徐濟時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巴金的辭世標緻著「五四」一代人最後一位謝幕,為「五四」落畫。巴金是悲劇的化身,是一世紀以來折勝的中國縮影。五四的火紅理想終究被巨龍噴熄,德先生(democracy)與賽先生(science)始終要在孔先生與毛先生前下跪。儒家的封建性結合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已成為一股巨大能量,壓抑著任何一位沾了「德」與「賽」陶冶的黎民底反叛。

  或許巴金(筆名,本名李堯棠)改壞了名。將兩個西方無政府主義者的名字合成巴金,畢竟提醒他曾身處的民國政府、國民政府與共產中國政權要提防這位出身官宦地主的作家。也許巴老能容活上百歲是靠那顆無人懷疑的愛國心,他那載於上世紀三十年代的《旅途隨筆》中的一句「就讓我做一塊木柴吧。我願意把自己燒得粉身碎骨給人間添一點點溫暖」,是五四獻身精神流露;他直到晚年的《隨想錄》反省「文革」的一句「這是說真話的書,也是表現我的愛和憎的書」,是儒者憂患意識寫照現。巴金掙扎身軀走完中國現代歷史的迂迴窄縫,廣受稱羨,歸因於一份純真的愛。

  黃仁龍正值巴金的退場踏入中國的特區小舞台,為「曾蔭權時期」開幕出演。近期出現的「黃仁龍效應」乃是因為他具備最好的故事元素:憑藉實力而爆冷上位,勤力讀書而晉身精英,出身寒微而成功當官、愛神愛人並服務貧苦。最後一點更令他加分,他的「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義工及「施達基金會」副主席的擺上更令他的基督徒光鹽效應發揮,隨即受廿多萬基督徒的肯定是不容置疑。由行內、教內以致立法會內、傳媒界對黃都備受肯定,可謂萬千寵愛在一身。

  黃仁龍年青得志當上特區律政司長,有點像年青的巴金憑「家春秋」一夜成名,但往後的仕途是順是逆,並非一人之力可以主宰,更不會一廂情願地必然繼續為主發光。香港教會界似乎有一種獨特心理,就是等候「救世主式」的人物出現而只是「善用」他來佈道大會作見證,不論他是藝人、商人、學者或高官。至於這些人怎樣被牧養(如面對各方挑戰引誘仍站立得稱)、被支持(如為他禱告至提供專業支援)、被保護(如不隨便在公眾媒體炮轟他),好像自有主「照住」,「外人」不必費勁,他日後跌倒是他的軟弱所致,與教會無關。

  但願黃仁龍演繹他的下半生,不像巴金的孤寂失意。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羊圈守望】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專題】

【培靈奮興大會 專輯】

【祝福香港大行動】

【神學探索】

【真情真性】

【牧養全攻略】

【交流點】

【未圓語絲】

【中年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