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樣.不一樣

2130 期(2005 年 6 月 19 日) ◎ 黃金歲月 ◎ 昂嘯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手拿兩張香港通用的鈔票,可是價值卻懸殊了。一張是舊版綠油油的十元,俗稱「青蟹」,一張是黃澄澄的千元,又叫「金牛」。如今的幣值,「青蟹」連買一個起碼的飯盒,塞肚療饑也不夠;「金牛」嘛,獨個兒到酒樓,儘可以豐豐富富的吃頓飽。要是拿去「打爛、唱散、」(兌換零票);厚厚的一大帙,數來就一百張,放在口袋脹鼓鼓的,這連小娃兒都知道的事實,是沒得比的。

  問題就在兩張鈔票,都是用同樣的紙張分別印製出來的,當然有很大的分別。先是大小不一樣,圖案不同,顏色各異。可是大家本來都是一張張白紙,同儲在倉房,直等到送來印刷間,分別放進不同的印機。同樣的經過機聲隆隆,身濡七彩,切切割割,滿身油墨臭味,如此這般新鈔出爐。希奇的是人們都不以為嫌,反似都在嫌少,在世間,大家都爭個不亦樂乎,珍之重之、謹之慎之,說是財不可露眼,愛護備至。

  要說的是幣值的問題,一個圈圈和三個圈圈,十和千的比較,中文更妙十和千之差,就是頭頂上那麼少少的一「撇」。偏偏也就定了型,永遠是這樣,注定是永不翻身。

  像在旁觀似的看、想,一張似在訴說不平,一張又似在傲岸神氣,這當然是自己的獃想,也實在的,要是「物如有知」的話,自有一番感概。

  以此例彼,從一個工作坊,同一樣的材料,隨工匠的心意做出不同的作品,果效會成天壤。就以人來說罷,耳聞目潐的,試一下指指點點可多了,就以「財哥、權哥」來比比,「此曾不同彼曾」,信乎。

  

  走他想走的路 李碧如

  

  現在還談大長今,好像有點過時。不過,此劇的劇本寫得實在好,很多精警對白,即使劇集播畢,仍有討論價值。

  劇中有一幕很動人,令我久久難以忘懷。閔大人和皇帝在談論長今,兩個大男人發現原來同時愛上一個人,情敵對話,照理應充滿火藥味,編劇卻高明地安排兩位高手過招,每一招都看得人心熨貼。

  閔政浩對中宗說:「愛一個人,應該讓對方有發揮才華的機會,讓她走自己想走的路,這是我對長今的愛慕方式。」

  這話說得太好了,編劇借閔大人的口道出天下女子的心聲和渴求,只可惜,如此體貼包容的男子乃世間極品,非常罕見,相反,鼓勵支持丈夫去追求理想甚至夢想的好女子卻俯拾皆是,而且似乎理應如此才算賢妻。

  其實,不管是男是女,愛一個人便該有如此胸襟。經上豈不也這樣說──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恆久忍耐並非消極盲目地忍受對方的不好,更深層次的忍耐,應該是耐心地等候對方實現夢想,給予對方發展才華的時間和空間。

  很多女性在這方面都有心理準備,她們多半樂意支持丈夫努力奮鬥,當然,有的不免局限於發展事業往上爬。真正容讓對方走自己的路,即使是閒雲野鶴不切實際的夢想,也無條件支持,才算得上是「又有恩慈」的愛。

  至於男性,支持妻子圓夢的更屬少數。妻子事業發展若比自己好,信心不足的男士會自卑;本身事業成功的男子,則很有可能要妻子在事業與家庭二者選其一,否則,兩人各自追求夢想,只會愈走愈遠,甚或分道揚鑣。

  能夠不亢不卑,視另一半實現美夢為自己的成就,才能夠坦然無懼,容讓對方走自己想走的路。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羊圈守望】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文林】

【每週新書】

【神學探索】

【真情真性】

【牧養全攻略】

【交流點】

【未圓語絲】

【中年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