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父親的父親節

2130 期(2005 年 6 月 19 日) ◎ 文林 ◎ 紹梅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五月的母親節剛過去;接來臨的是父親節,可是對一個失去父母的我來說是沒有甚麼意義,反倒有一種傷痛的感覺,或許你不認同我的說法,但是我確實如此。

  父親生於光緒末年,是成長於中國傳統社會中的男性,他出生於富裕家庭,不幸國家遭難而被迫逃難來到香港。他甘願忘記過去的一切,在香港從頭開始,走上生命中另一個旅程,與母親結婚後生下我,父親並沒有因為我是女兒而不疼惜我,他甚少大聲的責備我。

  每年暮春三月,港督府(現稱禮賓府)都會開放,讓市民參觀府內的花園,欣賞杜鵑花,記得小時候(大約五、六歲)父親帶我去欣賞杜鵑花,參觀之後父親又帶我去西環的海味街購貨,因為當時父親開了一間小小的雜貨店。在挑選貨品的時候他逐一告訴我如何挑選,可是我小小的年紀甚麼也不懂。父親牽我在西環的街道上奔走,有些認識父親的人還戲笑問我是否父親的孫女(因當時父親已有六十多歲,並且滿頭白髮)。有一次父親與我一同乘坐電車,由於他雙手提貨物;就吩咐我要拉緊他的衣袖切勿走失,就在擁擠上電車時被其他人迫脫拉緊衣袖的手,我大聲的呼叫父親;可是父親已上了電車,車子已經開動了,父親無奈的大聲叫我別走開等他返回頭,我站在那不久,父親已向我跑來,結果父親背我上電車避免再把我失掉。

  轉眼間我已長大成人並結婚生子,父親覺得他的責任完了,他也八十多歲,深感年事已高,怕一旦患病我要照顧他,豈不是加添我的辛苦,於是決定回鄉與我住在內地的兄長居住,我只需按時匯生活費給他。就這樣住了多年,有時候他會返回香港;或者我們回鄉探望他。

  感謝神,父親的身體一直都非常健康,一九九六年暑期我們回鄉探望他的時候,發覺他頭上的白髮竟然變成黑色,身體仍然很健壯,我勸他隨我回港居住,因為兩個孩子已經漸長,讓我可以親自照顧他。父親經過幾天的考慮,他給我的答覆是:「我很開心看見你有一個好好的家和兩個孩子,不用掛念我,能活到今天九十二歲,實在感謝神的保守,若我回港居住會增添你很多麻煩,有一天我離去不要難過,將來在天堂見,也不用回來奔喪,我會臨終前告訴大哥,待辦妥喪葬之後才告訴你,要緊記我的話,託管在你那的錢好好的給兩孩子讀書,切記啊!」父親這番說話使我深受感動,他做每件事都為我設想。

  翌年十二月三日接到大哥的電話,他告訴我父親已經不在,並且在那天早上已將他安葬了。這突如其來的消息,我已潸然淚下,雖然父親在毫無病痛的情況下,醫生證明父親的身體是機能衰退而離世,他離世前亦吩咐大哥不要通知我回去奔喪,他是帶滿足平安的心情返回天家與母親重聚,只是由於我不能見父親最後一面,故我一直為沒有親自送別父親而深感遺憾和難過。

  父親,我們永遠懷念你,你慈愛的面容永記心中,孩子們也感激你對他們的鼓勵與支持,父親謝謝你!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羊圈守望】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文林】

【每週新書】

【神學探索】

【真情真性】

【牧養全攻略】

【交流點】

【未圓語絲】

【中年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