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親家人

1978 期(2002 年 7 月 21 日) ◎ 文林 ◎ 小駺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過去幾天,太太外遊,獨留自己在家中五日。說實話,起初知道太太將要外遊的消息時,內心不無興奮,甚至開始盤算一下這五日「無王管」的豐富節目;但事實卻是:到她真的離開自己五大日,而我又並不如自己想像,如此這般的節目豐富時,每天對著空空的家門,沒有等我回家的人,也沒有我要等回家的人,伴著我的就只有騎呢大狀蘇永康和皆大歡喜的好姨,那種孤寂的感覺,使我提不起興緻去找尋我原本想像中的豐富節目。

  那幾天,我時常憋在家中,心境就彷如一隻籠中鳥,一旦有日自由了,卻惘然不知可以飛到哪裡。(請別誤會內子,她平日並沒有把我管得死死如「籠中鳥」,這只是一個比喻!)就是出外,雖然不知道有何節目,也仍不大願意回到空空老巢,因為知道將暫時沒有等我歸家的人在裡面等我。原來,無論你是一個在家中等待家人回家的人,抑或是一個被別人等待回家的人,那都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等待,是愛的表現。這當然不是泛指平日正等待你開始會議的公務式之等待罷。未成家的,爸爸媽媽每天等你回家;成了家的,夫婦兒女等你回家;甚至反之亦然,當你等待某人回家時,儘管他/她回來時並沒有十分感謝你對他/她的等待,你仍是慶幸:他/她回來了。

  我想還有一位,比我們更不放心家人未回家的,就是在天上的父。因為祂的愛比我們更廣闊高深,而作為祂兒女的我們,又只會比我們所等待的家人更混帳,更值得父神擔心。

  張曉風女士的小說《潘度娜》,文中述說一位科學家成功地「製造」出生命,把這「新造的人」交給男主角。當男主角再見他時,他正在瘋人院的後花園,命令炸醬草生長。

  他瘋狂了,因為當他能製造一個生命時,就好像代表他已經成為上帝,但成為上帝的遊戲並不好玩,結果他只能進到瘋人院,並訴說自己感慨「人類以上已經空無一物」的悲哀!

  原來這是多麼值得悲哀,當人類時常自詡為萬物之靈,而又堅信世上沒有神時,這不啻把自己趕入絕路!因為這代表,在茫茫蒼穹之間,在人類之上,已經別無倚靠、別無信賴。在茫茫人海浮沈過後,否定了天國,否定了那位等了你一輩子而仍然很愛很愛你的上帝,就彷彿回到一個空蕩蕩的屋中,那裡沒有人等你,也沒有你所要等的人.......人,何苦要把自己陷於這苦境之中?

  至於我們,作為被別人等待回家的人,我們怎不應該開心?想像一下,今日我們的父神仍然在天上,等待我們回到天家共敘天倫........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畫中有話】

【誠心所願】

【文林】

【代禱事項】

【親密家庭】

【餘暉集】

【夢想的萌芽】

【資訊年代】

【教會圖說】

【神學縱橫】

【牧養事件簿】

【男人傳奇】

【如情未了】

【交流點】

【市井心靈】

【父母也EQ】

【心靈照相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