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命長河裡流動

1947 期(2001 年 12 月 16 日) ◎ 一個人在路上 ◎ 巧兒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與至親至愛的永遠離別,是死亡對人的最大威嚇。眼看逝者如風消失,一切盡歸塵土,化作捉不到、摸不著的虛空。真的是人去如燈滅,半點不留痕嗎?最近,翻看舊日的全家福照片,重溫一個有趣的組合:女兒小時候,圓圓的臉蛋配上一雙大眼睛,一個扁鼻樑,與抱著她的爸爸完全是同一模樣。 當年, 不少朋友常常開我的玩笑,為我抱不平,因為親生的女兒卻竟絲毫沒有半點為娘的影子。 爸爸離世的時候,女兒才剛升上中學,九年後的今天, 將要大學畢業了。 不過,始終是女兒家,樣貌上,爸爸的影子漸漸淡化了。 小娃娃已變成婷婷玉立的少女。可是,那敦厚包容的性情,卻是還是不折不扣地承受了爸爸的遺傳。

   我是一個感性而較容易焦躁的人。日前,為了一些人事問題, 在家裡坐立不安,煩悶不已。 女兒走到我的身邊,拍拍我的肩頭,柔柔地說出她的不同看法。靜心聽完了女兒的說話,我既如釋重負,又感動不已!我如釋重負,因為無論我如何疼愛孩子,人生的道路,畢竟還是倚靠他們自己的雙腳行走。 孩子的確在我不知不覺間長大了,成長了,對事物有自己獨立見解和理性的分析。我感動不已,因為女兒思考的方法和脈絡,甚至說話的語調笑容,是那麼親切,那麼熟悉。 活脫脫是昔日孩子爸爸的再版。「昔日」!? 是 「昔日」的爸爸 還是 「今日」的爸爸 呢?我不禁迷惘起來。再深入思考,「昔日」 一詞似乎有點不恰當, 因為說話的明明是今天的女兒,她要思考要解決也明明是今天的問題, 眼前的一切都發生在當下的今天,而不是已逝的昔日。的確,一切都在今天而非昔日!也許,我只認得「昔日」的故人,未及認識今天的 「他」,當下的 「他」。「他」 從未化作虛空, 他是孩子生命的一部分,而且,與他的孩子一起成長,在滔滔的生命長河裡汨汨流動。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畫中有話】

【誠心所願】

【文林】

【親密家庭】

【餘暉集】

【資訊前線】

【細說心語】

【教會圖說】

【神學縱橫】

【英倫拾絮】

【宣教千里】

【非凡聖誕】

【牧養手記】

【如情未了】

【交流點】

【市井心靈】

【父母也EQ】

【心靈照相機】

【一個人在路上】

【一台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