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返學,我要讀書!

1947 期(2001 年 12 月 16 日) ◎ 心靈照相機 ◎ 吳思源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要返學、我要讀書,請你地唔好違反人權公約,俾我地讀番書!』今年十五歲的陳文妮為一個學位,怕得『口震震』地講出心願,另一方面想到無書讀,不禁傷心落淚.......」《蘋果日報》11.12.2001

  「我要返學!」「我要讀書!」「俾我地讀番書!」已經好久沒有聽過如此情辭迫切的哀求了。時下常見的許多是染金毛的、叼煙的、上課時沒精打采的,甚至啪丸嗅天拿水的青少年。入學太容易了,趕出校以至留級卻難於登天,小小懲處也會掀起軒然大波,造成香港學生質素急劇下降。

  日前被邀出席本港某大專院校的三十週年校慶晚宴,場面十分感人,特別當逾百校友魚貫向垂垂老矣的校長、校監獻花,一邊唱著“To Sir with Love”,許多嘉賓也禁不住垂淚,想到二、三十年前香港只有兩所大學,許多有志升學的青年人只得入讀私立大專,而當時這對夫婦就籌建了該間大專院校。三十年如一日的艱苦經營,奔波勞碌,贏得學生及畢業生的愛戴是完全值得的。

  昔日栽培的莘莘學子今天已長大成人,在各行各業有卓越的表現,他們飲水思源,不忘雪中送炭的兩位老人家。敬師愛師,從來只可以在感恩謝恩的情懷中才可以培養出來。得來不易,才懂得感激;得來易如反掌,反為不懂珍惜。

  今天常談教育改革,但在所謂人權公平的子下,學位不單變為免費午餐,更加是不論你胃口志趣能力如何都大啖大啖的送到口邊,結果學生反而倒胃口不懂珍惜,甚至把食物吐出來糟蹋了。

  無證兒童雖然未必有入學機會,但他們鍥而不舍的求學心志本身已是非常難得的自我教育。孩子們你不用擔心,你懂得珍惜和爭取,已比許多有書讀的特區學生出色。人生是長途賽,最後勝出的還是你們的機會比較大哩。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畫中有話】

【誠心所願】

【文林】

【親密家庭】

【餘暉集】

【資訊前線】

【細說心語】

【教會圖說】

【神學縱橫】

【英倫拾絮】

【宣教千里】

【非凡聖誕】

【牧養手記】

【如情未了】

【交流點】

【市井心靈】

【父母也EQ】

【心靈照相機】

【一個人在路上】

【一台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