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作牧者的專業精神?

1947 期(2001 年 12 月 16 日) ◎ 神學縱橫 ◎ 凌望基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案例一:

  「最近陳姊妹用了負離子電髮,真的很漂亮啊!」

  「她電了髮嗎?怎麼我完全沒有察覺,真的嗎?」

  「哦!你好!原來牧師沒有留意到她髮型上的改變,我要告訴她!」

  「喂!等一等!我的意思是我亦發現了她有點不同,但就是不知道她的髮型原來是用負離子的方法所造成,你告訴她這樣相當好看啊!」

  為甚麼不知道的還要扮知道?為甚麼這麼小的事情還要解釋?

案例二:

  「有很多時候傳道人是很孤單的,在牧養上遇到的困難及自己的軟弱,不要跟弟兄姊妹分享,免得他們知道你有軟弱時,不再信任你,失去了你的屬靈權柄。」

  甚麼是一個傳道人的標記?是樣樣皆能,處處站在強者的位置?還是自己的缺乏呢?甚麼是傳道人的屬靈權柄呢?是他的職位所給予他的職權,還是他真實的生命吸引人願意跟隨他?

  當我們談及專業精神時,「傳道人」這種職事,一般信徒甚至是傳道人自己,均認為是沒有甚麼可講的。這可能是基於以下的心態:

  「專業」似乎是太世俗了。這個詞語似乎給人一個「薪高位重」的印象。而傳道人既是「神的僕人」,又怎可以在教會的圈子中成為高薪一族呢?其次,既然作「神的僕人」,當然是奉神差遣,一生作別人的服事,又如何能坐在高位,對弟兄姊妹指手劃腳呢?但奇怪的是,現今的傳道人一方面抗拒這樣的稱呼,更抗拒弟兄姊妹拿一套在「外面」所用的行政技倆來治理教會(特別是用來評審教會事工的效率及自己的工作表現);但另一方面,卻又認為自己既然受過「神學訓練」,自然更了解用甚麼「屬靈的」原則來治理教會,所以他所作的決定,是「屬靈的」(其實這正是「專業的」同義詞),所以教會的長執等,亦應聽取他「最後」的建議。這豈非表達了自己想坐在「高位」上,指揮別人的慾望嗎?其次,傳道人也開始教導弟兄姊妹,作傳道人的學歷,已今非昔比,所受的訓練,也不可以與昔日聖經學院的時代可相擬,是較「嚴謹」的(也是專業的另一個同義詞)。況且加上時代需要的不同,自然也不應讓傳道人捱窮了!這不是正發出「薪高」的訴求嗎?

  傳道人有一種很奇怪的心態:既要得到專業的權責及福利,卻又不願別人挑戰他的專業操守。是否有點那個呢?那麼,甚麼是傳道人的專業精神呢?

  既然傳道人具「專業」的神學訓練,別人當然對他在掌握理解聖經的技巧及知識上,具有一定程度的學養及見解。而在講解的技巧上,亦應受過一般對大眾傳媒演講的訓練,令會眾既聽得感動,卻又有所得。但很多時傳道人卻寧願將時間放在次要的事情上,致使自己的聖經研究停濟不前。弟兄姊妹在外面所學回來的知識,又被他認為不適用於教會的事奉上。對教會的路向從來不願多作神學思考及反省,這樣的態度,筆者個人認為完全犯了專業精神的大忌!

  現今任何一個專業上的崗位,總不會是獨行獨斷,唯我獨尊的。在管理階層而言,公平地評估自己下屬的工作表現及他所提的意見,是一個處在高位的領導人應有的專業態度!一方面是有民主的意識,但另一方卻具有批判的眼光,來評判每一個呈交上來的建議。但很多傳道人卻不曉得管理著自己的下屬(例如是幹事)完全沒有勝任的工作能力,卻仍然諸多包庇,只因為她肯聽話,只因為她是自己教會的弟兄姊妹,不願令他難堪!但卻不知道自己正在浪費整個教會的奉獻!不曉得善用資源,不曉得人事管理,而傳道人又是教會的受薪管理「專業人員」,他如何能稱得上有專業操守呢?另一方面,別人所提的任何教會改革議案,從來不用較批判的眼光去回應(批判並非專指批評,而是用理性及合宜的感性)。所作的「最後」決定,從來不是按理據,而是根據自己過往的經驗,及自己是否覺得「被尊重」(別人是否在這事情上給予自己「面子」),這樣作傳道人,是否符合了專業的資格?

  傳道人之所以被人尊重,並非他具有傳道人的職銜,而是他實踐了自己的專業操守,是用他的努力及個人的修養(學術及品格)所賺回來的。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畫中有話】

【誠心所願】

【文林】

【親密家庭】

【餘暉集】

【資訊前線】

【細說心語】

【教會圖說】

【神學縱橫】

【英倫拾絮】

【宣教千里】

【非凡聖誕】

【牧養手記】

【如情未了】

【交流點】

【市井心靈】

【父母也EQ】

【心靈照相機】

【一個人在路上】

【一台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