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端邪說「全國第一大邪教:主神教」

1817 期(1999 年 6 月 20 日) ◎ 文林 ◎ 羅錫為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中國國內,為數不少的新興教派是披著基督教外衣的邪教組織。有些邪教組織發展得很快,遺害很深,不知情的人以為這些教派是基督教,連累了信仰純正的基督教會。其中有一派叫「主神教」,被稱為「全國五大邪教之首」,在湖南發展迅速。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日起,《北京晨報》一連幾天報道,「主神教」被破獲的經過,引起全國的注意。湖南警方在六月派員追縱至雲南,逮捕了自稱為「主神」的劉家國及「四活物」之一的李平等人。十一月在湖南省漵甫縣金塘村拘捕了另四名頭目唐大貴、奉用紅,舒大連,向延付及其他骨幹。都判以刑教。主神教給兩次掃蕩之後,暫時消聲匿跡。

  

  「主神教」源於「被立王」

  所謂「被立王」,是吳揚明給自己的封號、發端於安徽。一九九一年初,吳某派代號「憐憫」的劉家國和另一位代號「換代」的親信,到湖南發展。劉家國,初中程度,不事生產,混跡鄉野,一九八九年起追隨「被立王」(一說曾加入呼喊派,九一年才加入「被立王」),因在本省受通緝,九三年被派到湖南工作。一九九三年,劉家國自立門戶,成立「主神教」,自稱為「主神」。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吳揚明在安徽省蚌埠市被人民法院以強姦罪、詐騙罪處以死刑。不少原來依附「被立王」的信徒轉而投歸「主神」。「主神教」得以迅速擴展。至一九九八年已滲透全國廿三個省市區,成員達一萬人。落網時年僅三十四歲。

  

  「主神教」的嚴密的組織增加其神祕色彩

  「主神教」有嚴密的組織,階級分明。一九九六年四月劉家國在湖南衡山和衡東縣兩地舉行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布組織結構。全教分八個階級,在「主神」之下封立「在上主」六人、「四活物」四人、「七天使」七人、這些骨幹分子都可以擔任十七省的「省權柄」。每縣另設「縣權柄」,之下又設「同工」、分管以下的「信徒」。信徒稱為「羊」。在鄉鎮裡又設教主、副教立、執事、牧羊人等「同工」,以收取獻金,管理「信徒」。這是一個「金字塔式」的多層架構,下級要絕對服從上級。各級領袖,都有些權力,利益和虛榮,都願意為「主教」賣力。

  信徒婚姻,都由教內安排。信徒交往,只用代號,不用真名,身上不帶身分證件。其實劉家國在安徽曾犯案,是通緝犯,不想表露行藏。使用代號,代替真實姓名,是邪教慣用的技倆,使教友脫離社會,依附組織,容易受到教主的擺布。他們若有給公安拘捕,都有一套應付審判的說詞,絕不透露組織的資料。他們自創的或借用基督教的「述語」,只有教內人才明白。對外間的人來說,好像是祕密會社的「背語」。這些神祕的色彩,也是邪教吸引的地方。

  

  人物崇拜型的末日教派

  主神教沒有系統的教理說明,他們對聖經的理解甚為片面和膚淺。傳教靠口傳,親傳親、友傳友。也做街頭佈道,勸說路人入教。 骨幹分子的文化水平不高,培訓的教材都很簡單。信仰和組織亦無詳細的文字記錄。信徒入教,主要是想趨吉避凶,在末日災難臨頭時可以得救;或有想「主神」醫治重病絕症的解決。他們盼望「主神」將會建立「神的國」,代替「人的國」。這一點言論被公安局視為「破壞國家安定」。綜觀其傳教的內容和方式,他們是個「人物崇拜型」的「末日教派」。國內有些邪教或異端也有相似的特徵。

  第一,主神教是屬於「人物崇拜」(personality cult)型的邪教,教主以「神明」自居。吳揚明自稱為那「從亙古,太初,未有世界以先」已「被立」的王(箴八23),在末日之前被立,傳講神的話語。劉家國則自稱為「主神」,無所不知,無所不能。落網時年方三十四,卻能迷惑許多人,可見他的口才,組織能力確有一手。他封立一批骨幹,稱為「盼望主」(即朱愛清,女,教內第二把手)、「精金主」(李平,女,第三把手)、「公義主」、「憑信主」、「熬煉主」等,有男有女,為其羽翼,借助這些女「把手」,為虎作倀,做騙財騙色等違法的事情。劉家國說他自己有操生死大權的力量,威迫利誘女信徒,與「神體結合」,稱之為「蒙召」,藉此姦污了的廿七個婦女,其中有幼小十三歲女孩。這叫做「通聖靈」,其中六人生下孩子。

  第二,「主神教」是「末日型」的邪教。吳明揚開始以末日快到,災難臨頭來危言聳聽,引人入教。劉家國承接他的傳教手段,散播世界末日和災難臨頭等言論。一九九八年,長江流域遭逢百年不遇的洪災,趁機散布謠言,稱七月會天降「神蹟」,一連三天會有地震、地火出現。信徒三日都不敢出戶,或在深山避災。又說這場大水災是災難的開始,末日將會在一九九九年來臨,勸人不要種田,不要建房,把房產賣掉,獻金消災,叫做「脫舊」,把錢糧都放在「天國」,將來得到十倍回報。主神教一共歛取獻金三十萬元,糧食二萬公斤,及大批金銀首飾。「主神」用信徒的奉獻來揮霍、養情婦。宗教只是他用來行騙的幌子而巳。

  第三,干擾分化正派的教會。「主神教」一方面向三自教會和家庭教會滲透,拉攏關係,企圖藉正式的教會做「保護傘」。另一方面又「拉羊」,把不少信仰根基膚淺的基督徒拉進「主神教」。攻擊教會,說政府批准的,開放的教堂和聚會點都不是真正的基督教,他們信的不是真神,只有「主神教」才是真正的教會,信的神才是真神。很多信徒都受到迷惑。「主神教」冒稱真正基督教,外界不明白的人對基督教因而會有誤解。

  第四,破壞正常的社會和家庭生活,荼毒信徒身心靈。為了等候末日來臨,「主神教」教徒不事生產,荒廢農田,天天向「主神」祈求「生命糧」,以為「主神」賜的二兩「生命糧」就可以維生到天國降臨。有人因宗教狂熱而致精神失常。有人生病或中毒,不去求診,向「主神」祈求就可得醫治,因而死亡的不下十三人。因信「主神教」引起的家庭糾紛者二百宗,其中離婚者 十六人,受傷者四十六人。又有因迷信以致自殺者四人。

  以上的現象,可見「主神教」只是個披上基督教外衣,借用一些基督教述語的邪教組織。國內的農村,教育並不普及,老百姓民智較為閉塞、迷信,容易受到邪教和異端所迷惑。又因為缺乏傳道人,有些偏遠地方,只有一些未受過正式訓練的遊行的傳道人講道,基督徒對聖經真理一知半解,容易陷入異端,這都是「主神教」和「被立王」等邪教組織滋長的土壤。

  今天,主神教好像是瓦解了。不過,所謂「一雞死一雞鳴」。「被立王」死了,「主神」取而代之。「主神」就擒,其黨羽星散,但又會有其他邪教和自稱為神明的教主出現。這何嘗不是聖經所說末世的現象嗎?「主神教」只是個披著基督教外衣的「邪教」,國內還有很多新興教派,這個「個案」給我們寶貴的參考資料,讓我們對本色化的邪教多一點認識。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親密家庭】

【餘暉集】

【資訊年代】

【溪水旁】

【教會圖說】

【牧養心聲】

【如情未了】

【交流點】

【古道今詮】

【童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