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遊(一)文化衝擊

2954 期(2021 年 4 月 4 日) ◎ 旅遊世界基督教 ◎ 龔立人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一九八六年是我第一次乘長途機到海外留學,目的地是丹麥奧胡斯大學(Aarhus)。心裏的興奮是無法形容。這留學經驗是一種文化衝擊。例如,某次在大學飯堂午膳時,沒有筷子提供下,我用匙和刀來用膳(食物是飯)。同學笑着對我說,「你還是小孩子嗎?小孩子用匙,成人用叉和刀。」自始,我就用叉和刀食碟子盛放的飯。另一例子,那次在大學飯堂用膳後,我就起身離開,但離開時,我被旁邊的人叫回來,執拾餐具。一九八六年時的香港,用膳者執拾自己餐具並不普遍(指在快餐店),但丹麥人已習慣了。

  以上衝擊只是一些生活細節,容易適應。比較嚴重的,就是對信仰的理解。事緣,我被安排到座落於哥本哈根紅燈區一所教會實習。可想而知,我的牧養對象是在紅燈區生活和工作的人,當中有性工作者、嫖客、吸毒、犯毒、小電影的東主和顧客、賭檔等。牧養就是認識他們的處境,即他們不只是罪人,更是被罪所犯的人;並讓他們能分享上主的愛、寬恕和轉化能力的福音。最簡單和直接牧養方法就是向他們派福音單張、講三福、四律、開佈道會。我不否定這些方法,因為聖靈有祂工作的自主性。然而,這不是我那實習教會所選擇的方法。這教會選擇以友誼之手去接觸和擁抱這些朋友。友誼不是不講罪,而是以信任和關懷優先。平日,教會牧師會在紅燈區留連,跟在紅燈區工作和生活的人聊天,協助解決他們生活困難和紛爭,並提供生活指引。或許,因此在每星期日來教會崇拜者有近六七十人,而一半以上都是我上述所指的人。這是一所丹麥的信義會教堂。

  在這座教堂的崇拜高潮是聖餐。牧師祝聖了聖餐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都到我這裏來,我要使你們得安息。」(太十一28)參加崇拜者向聖壇行前,當中包括性工作者、嫖客、吸毒、犯毒、小電影的東主和雇客、賭檔等。給他們分發聖餐嗎?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城市心靈】

【天路歷程】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旅遊世界基督教】

【每月眉批】

【牧心世情】

【生命校園】

【畫出深情】

【福傳中華踏腳石】

【譯經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