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維仁博士傳承和合本聖經居功至偉

2841 期(2019 年 2 月 3 日) ◎ 《和合本》聖經百週年紀念系列 ◎ 洪放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經典譯本和合本聖經傳世已經一百年了。這個影響深遠的中文聖經譯本,在一個多世紀以前主要獲得英國暨海外聖經公會、美國聖經公會和蘇格蘭聖經公會的大力支持和資助,才得以在一九一九年完成和出版。二次大戰後的一九四六年,聯合聖經公會成立,以上三間聖經公會就將和合本的版權交給聯合聖經公會擁有,五十年代初中華聖經會遷往香港並改稱香港聖經公會,和合本的版權就交由香港聖經公會代理。

  雖然一九六九年的五十年擁有版權的期限結束,香港聖經公會和其他姐妹聖經公會,例如臺灣聖經公會、新加坡聖經公會等,仍然是和合本聖經的最重要和最大宗的出版者和發行者,服務廣大的華人教會和信眾,從沒有間斷。就在這期間,聯合聖經公會聘請了華人聖經學者駱維仁博士,委以重任,主理中文聖經的事工,滿足華人教會和信徒在多國多地區的需要。駱維仁博士高瞻遠矚,眼光獨到,毅然在一九八零年代中期展開了和合本聖經的艱巨修訂工作,同時又在一九八八年推出了《新標點和合本》,為傳承和合傳統,居功至偉。

  駱博士除了曾出任聯合聖經公會亞洲太平洋區的翻譯部門總管,需要到處奔波勞碌之外,還負責中文聖經的翻譯事工,尤其主理和合本聖經,殷勤耕耘了三十多載,結出了豐碩的成果。駱氏壯年時即患有糖尿、心臟及其他疾病,但仍然為中文聖經各項翻譯事工殷勤辛勞,營營役役,夙夜匪懈,又積極栽培後輩和接班人。二零零零年退休之後仍然繼續積極工作,可謂鞠躬盡瘁,直至二零一六年六月安息主懷,享年八十一歲。此刻記念和合本聖經百週年之際,實在值得緬懷過去幾十年為和合本聖經傳承作出了莫大貢獻的駱博士。

  駱維仁博士出身臺灣牧師世家,父親是臺灣長老會的名牧,是首位向臺灣原住民傳福音、翻譯原住民語言聖經和編纂讚美詩的牧者。駱維仁自幼耳濡目染,加上天賦語言才能和勤奮學習,志向於翻譯和語言研究,就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神學院獲得博士學位後,即被聯合聖經公會聘請為翻譯顧問,主理亞洲太平洋區翻譯部門。駱氏甫上任,即展開現代中文聖經的翻譯,以英文《給現代人的福音》經文為藍本。駱氏完成這個譯文淺易的中文聖經譯本之後,轉而處理經典和合本聖經的譯文,除了進行廣泛諮詢和成立修訂委員會之外,同時又着手經文的現代化。這期間正是一九八零年代中,當時筆者仍正在修讀神學和翻譯學的學位,即被駱博士招聘,預約學成後即加入聯合聖經公會的翻譯顧問團隊。

  和合本經文需要現代化,是因為二十世紀初清末民初時的白話文,包括一九一九年和合本經文,仍然採用舊式標點,只有單純的頓號和句號,而沒有逗號、引號、分號、問號等其他今日中文語文通用的標點,這對現代讀者造成不少的閱讀困難和理解障礙。此外現代化是要將經文區分詩體和散文體,另一些專有名詞更需要改為目前通用的譯名,例如「士班雅、居比路」改為「西班牙、塞浦路斯」,還有一些筆畫繁複的舊體字,改為目前通用的字體,例如「纔」改用「才」,「彀」改用「夠」。至於代名詞「他」,則區分為「他」、「她」、「牠」和「它」;為何沒有採用「祂」?因為假如用「祂」,福音書裏門徒還未認出耶穌是彌賽亞時,他們怎會稱耶穌是「祂」?還有恨惡耶穌的敵人,會承認耶穌是「祂」嗎?因為經文多處涉及這類神學問題,故此沒有採用「祂」代名詞。

  記得一九八四年至一九八七年期間,駱博士曾多次邀請我參與這個和合本經文現代化的事工,因此讓我得以知道很多來龍去脈,涉及經文評鑑學、語文的用詞遣字和中文地域性等問題,使我獲益不淺,還未畢業上任就積累了不少經驗。一九八八年駱博士主理的《新標點和合本》竣工推出,馬上受到廣泛的接納和採用,包括當時國內剛開放的教會和廣大信眾。換句話說,假如沒有駱維仁的遠見和努力,就沒有《新標點和合本聖經》。一九九九年駱博士即將退休,他從臺灣打長途電話給我,鼓勵我接過棒子,繼續帶領和合本聖經舊約部分的經文修訂,當時新約部分大體已經完成,只等待國內聖經學者提出的最後意見。

  駱維仁博士雖然多年居高要位,統領亞洲太平洋區三十多個國家地區的聖經翻譯事工,但他永遠都是那麽和祥謙恭,敦厚忠義,沈實慎言,又從不擺架子,事無大小都注意周到,待人處事又認真誠懇,體貼入微。他永遠都是那麼低調,從不要出鋒頭,只是一直沈默地殷勤耕耘,真正做到了效法基督耶穌「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的榜樣。晚年的駱博士在家庭上遭遇了沈重的打擊,駱師母高天香博士本身是位出色婦女神學家,甫退休即患上老人痴呆症,隨年歲越加嚴重,完全喪失基本自主能力,駱博士就多年細心照顧伴侶,心力交瘁,直至師母辭世。此外,駱博士唯一的兒子壯年時不幸罹患癌症而逝,白頭人送黑頭人悲哀之餘,還留下三個幼年孫兒需要爺爺照顧,駱博士不惜動用自己養老金,資助孫兒留學深造。

  二零一五年底我安排特別到臺灣探望駱博士,當時我已經預感,這可能就是最後一次見他的面了。那時他已經入住淡水馬偕醫院養老中心,長年需要插鼻管,但他仍然那麼積極,那麼熱愛生命,還在老人院的物理治療中心使用儀器,鍛煉手腳肌肉,真是只要一息尚存,還是那麼重視神所賜的生命。駱博士多年為中文聖經勤勞筆耕,尤其為和合本聖經,他可以說是個活的中文聖經資料庫。二零一六年初夏傳來他辭世的噩耗,也可以說這個寶貴的資料庫閉關了,要等到復活之日重新開啟。

  「你這又善良又忠心的僕人⋯⋯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吧!」

  洪放(聯合聖經公會翻譯顧問)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特稿】

【E療行傳】

【《和合本》聖經百週年紀念系列】

【九龍半島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淨山清泉】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畫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