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基督徒文字創作

2806 期(2018 年 6 月 3 日) ◎ 文林 ◎ 梁麗平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二零一三年四月,我參加了三天兩夜「點燃寫作的火種」的文學創作營。旅美作家莫非及十多位講員對文學創作抱持的開放態度,解開了我潛藏已久的創作迷思,認識到在基督教文學的領域裏,信仰與文學是分不開的;基督徒作家的作品,應是很自然的反映其信仰、人生觀和價值觀,甚至其全人。

  其後幾年的文學營,莫非一如既往作主講嘉寶。她除了講述閱讀的重要性,也引用大量的經典名著,說明文學作品超越時空的影響力。至於寫作技巧,她用八字箴言概述──博覽羣書、不羈寫作。

  她在《美的漂泊,門外的困惑》一書中指出︰「一個文采洋溢的人,如果沒有生命內容,寫出來的只是漂亮的花拳繡腿。但一個生命內涵豐富的,只要一些文字點播,就可寫出厚重影響力的生命文章。」

  想起愛爾蘭一位偉大的宣教士兼詩人賈艾梅女士,曾經在一首詩裏面描寫她怎樣祈求神賜給其寫作的恩賜︰「哦,神哦!我的話語是冰冷的;羊齒葉和柔弱的棕欄葉上覆蓋著霜,結在白色的玻璃上──它們和我這些話一樣靠近火;哦,但願它們像火焰一樣!」

  神聽到賈艾梅的呼喚後,這樣回答︰「你可以發出火焰般的言語,但須以自己被焚燒為代價……,沒有別的方法,也不能用較輕的試煉,惟有經過熬煉才能完成你的心願。」

  由此可見,一個作家往往要付出被焚燒的代價。就像古人用鼎用爐提煉金銀,把其中的雜質除掉,以煉得純淨的金銀。同樣地,基督徒作者若經得起生命的歷練,寫出來的作品就會富有「人味」而不離地。

  筆者寫作初期,也許長期浸淫在屬靈文化的氛圍吧,總會不自覺地在文章裏引用「神話神說」,以為這樣才屬靈。最近幾年參加一個基督徒讀書會,讓我在廣泛閱讀中,不單擴闊了眼界和視野,而且豐富了個人的寫作題材。為了發掘更多平常百姓家的故事,我走入人羣,嘗試把自己的腳放進別人的鞋子裏,與之同感共情。這樣在創作時,我並不刻意給予所有故事幸福、完美的結局,因為人間充滿悲歡離合,正如筆者幾年前出版的自傳式處女作,將大量的個人體驗寫進故事中,才能得到讀者的共鳴。

  我曾有過這樣的困惑︰這些苦心寫出的文字,究竟會有多大用處?在讀者心中會產生怎樣的影響?

  幸而,當個人作品發表後,得到許多正面回應和鼓勵,讓我喜不自勝。覺得自己所做的,好像埋在地裏的種子,在黑暗寂靜的地底,沒有陽光,只有偶爾的雨水,似乎誰也看不到它成長,農夫只有在日復一日的種植培育中耐心等待。但當豐收的日子來到,農夫收穫了又大又飽滿的果實,他的喜悅就勝過了之前所有的付出和忍耐。

  作為基督徒作者,我相信一切都在上帝的手中。今天我們寫作,也許在寂寞艱難中完成,但其實都是在與神同工同行,用文字為失喪的靈魂照亮回家的路。讓我們一同在荒涼的文字原野上開墾,用帶着生命溫度的文字在這片福音禾場上撒種、澆灌,共同期待一片生機勃勃的生命田野吧。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品蘭集】

【傳道故事】

【四環九約賞教堂】

【城市心靈】

【家庭牧養】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