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地震‧回憶

2806 期(2018 年 6 月 3 日) ◎ 文林 ◎ 仇勁剛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零八年512大地震事件,讓我們所有中國人都震撼。記得當年在新聞片中看到災場滿目瘡痍,人們因為痛失家園,甚至陰陽分隔,那種哀傷至今仍歷歷在目。本來對於一個香港人來說,這是很遙遠的事,但是當災難發生在親人身上,立即自己也變成身處災難中。

  我媽媽當時正在四川都江堰做義工,剛剛遇到大地震,被一所建築物的橫樑擦傷頭部,壓住了右手,受了重傷。我的細姨和她一起,撥過一通電話回來,說了一句話後便失了聯絡。她只說了:「仇勁剛快籌錢救你媽媽!」那時候我無法和她聯絡,手機不能接通,香港政府亦未能找到她。我們以為媽媽就這樣離開我們,怎知道在電視新聞再次看見她,新聞報道裏的那個512唯一受傷的香港人,便是我媽媽。那報道還說她已經昏迷,腦部大量出血,右手需要做截肢手術。

  那時候,我立即撥了電話給我在惠州工作的弟弟,叫他立即想法子去四川。我留守在香港聯絡各機構、處理保險和安撫爸爸。我告訴爸爸,媽媽在四川給打到了頭受了一些皮外傷,叫他放心。我不敢告訴老爸,媽媽可能快要死了。接下來我甚麼都做不了,香港飛機不能飛到四川,保險能賠償金錢,卻救不了生命。回想這幾十年來,我都好像沒有好好和媽媽相處。她是一個要強好勝的女人,偏偏生了一個要強好勝的兒子。兩母子只要一碰面,便會吵吵鬧鬧的。我能做的便只有向上帝禱告。我跟祂說:「主耶穌基督呀!我錯了,我常常教青少年人要和父母復和,但是我自己做不到,我願意悔改,求你憐憫我!」

  上帝給我機會,兩星期之後,我媽媽度過了危險期,可以乘坐緊急救援的專機回香港。回來時,我在醫院守候,等救援的專機回來。弟弟早在四川已見過她,我卻是在災後第一次看見她。第一眼見到她,我的淚湧流出來了。我看見她躺在病床上,她的頭因為腦出血和積水而變大了很多,就像一個西瓜一樣大,額頭凸出來了,後腦包了厚厚的紗布。眼球有別於平常的黑白分明,而是血一樣的紅,眼珠是暗紅色,眼白是血一樣的紅色、眼角還掛着兩行血一樣的淚痕,其實她整個人就像躺在血泊裏一樣。我喊了一句:「媽媽!」我以為她會聽不到,但原本呆滯的她立刻有了反應。立刻就激動起來,左手往天上抓呀抓的,大喊着:「兒呀!兒呀!你在哪裏!」不用醫生解說,我也知道那時候她根本看不到。我心裏很複雜,很懊悔,但那時候我只可以捉住她的手再喊一句:「媽!」然後眼淚就忍不住流出來了。

  那次地震,我媽媽共做了兩次開腦手術,地震令她滿身傷痕,右手做了手術留下一條差不多一呎長的疤痕,全身傷口過百針,現在一切健康。十年過後,感恩她不單身體復原,上主也讓我和她之間的關係有復和的機會。其實,當我們天天都和親人在一起時,都可能會以為時間還多,不用着急,只是我們都不會知道甚麼時候有意外,甚麼時候會親人或自己會離開人世。若昨天我們的親人離開了世界,我們還在怨恨之中,這樣我們會沒有遺憾嗎?十年過去,我們還會記念那些親人離開,仍在傷痛中等待復原的家庭嗎?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品蘭集】

【傳道故事】

【四環九約賞教堂】

【城市心靈】

【家庭牧養】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