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小孩子談希望

2698 期(2016 年 5 月 8 日) ◎ 城市心靈 ◎ 吳思源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青少年多了自殺,當然值得關注,但教育局急就章推行的生命教育,重心拿揑不準,恐添煩添亂。

  就如有學校社工向初小學生發問卷,其中一條問題竟是問他們將來有沒有希望,得回來的結果是三成多答沒有希望,學校大感震驚,說要找教育心理學家來幫忙。

  問稚子對將來有沒有希望,就是愚者問得笨的蠢問題。「希望」是十分抽象的概念,不要說拿來問小朋友答不出,問成年人他們也搔頭不懂回答。

  對小孩子,你只可以問他「明天你希望放假嗎?」、「你希望下個週末去沙灘游水嗎?」,或者「你希望今年暑假和爸爸媽媽去旅行嗎?」諸如此類的問題。小孩子基本上不知道也不明白甚麼是「希望」,他們只說得出自己希望一些甚麼。

  內地作家曹文軒最近獲頒本年度國際安徒生獎。曹文軒是著名小說家,在國內得獎無數,他擅長寫兒童文學,作品特色除了文學技巧高超,意像豐富,最為人稱許的是以兒童的視角看世界。他常引用安徒生的說話—「我是一個作家,我寫的書孩子能看。」曹文軒認為故事令孩子看懂,必須站在他們的視角,一旦投入到孩子的世界,整個故事的走向就會改變,從而產生不一樣的化學反應。

  向學生推行生命教育,同樣必須站在他們的視角,投入他們的世界,用他們熟悉的語言,這樣才可奏效。上世紀二、三十年代民國時期出版的小學生德育課本,就具備這些特色,它們多以故事或寓言的方式解說人生道理,絕對不會用抽象和空泛的概念。

  就如那個年頭的大人,懂得用顯淺趣味的文字,讓小孩子看到「希望」,課文就是如此簡潔:

  「學校裏,同學多;一同玩耍,一同工作。今天的功課今天做,明天還有新功課。」

  小朋友讀着讀着,自然對明天有希望。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教會觸覺】

【「性」在反思】

【信仰重尋】

【傳道故事】

【各司其職】

【圖像春秋】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道在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