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句叫人死,精意/經義叫人活

2424 期(2011 年 2 月 6 日) ◎ 文林 ◎ 王乾任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直到古騰堡發明活字版印刷之前,西方社會要傳播圖書文章,只能靠手抄本。

  根據政治哲學家班乃迪克安德森的研究,同樣的,西方社會在古騰堡印刷出現之前,並沒有標準化的字母拼音方式,同一個字有非常多種寫法,只要能拚出同樣的音就可以,例如大文豪莎士比亞,他光是自己的簽名就有好幾種版本。

  也就是說,現代人習以為常的固定文字拼寫,絕對不會出錯的文章拼寫,都是在古騰堡印刷出現之後才有的事情。在此之前,西方世界所有的書籍或文章,透過抄寫來傳遞時,都會因為無意的錯誤或有心的竄改,使得每一份抄本都和前一份抄本甚至原本,有著多多少少的出入。

  此外,今天我們習以為常的著作權屬於文章所有人的觀念,以及文章由作者自己撰寫的作法,在古代也多非如此。古代社會的文章雖然會標明作者,但有些文章卻是由作者口述,由作者的祕書所代筆,且文章完成後雖然會署名,但卻不能防止抄寫者根據自己的需要而改寫文章,甚至有抄寫者假託作者的名義寫出不屬於作者的文章。

  即便是抄寫工作中堪稱最為嚴謹的「聖經」,根據聖經經文鑑別學的學者研究,古騰堡聖經出現前的歷代聖經抄本,光是新約,就有數十萬處的出入。雖然說絕大多數的出入都只是筆誤,因為古希臘文的書寫是沒有斷字段句的聯句,且一個古希臘字母的差別很可能就讓一個句字的意思完全改變。此外,就像中國的古文言文是沒有標點符號斷句,因而在文字的理解上會有出入一樣,古代抄本聖經的字句解讀也是存在著因為斷句問題所造成的歧異性,更別說因為沒有固定使用的拼寫字母系統而讓抄本在流傳各地時因為抄寫者個人的使用習慣、筆誤等原因而產生出入。

  我們今天所使用的聖經,其實是十五世紀之後的聖經經文鑑別學者,根據所有古代抄本(沒錯,數量驚人的抄本,且涵蓋希臘文、拉丁文等各種歐洲語言系統),不斷地比對,透過一套方法,盡可能地接近最原始的抄本,但卻不等於最原始的抄本。一來是今天流傳下來的抄本並沒有聖經作者自己撰寫的抄本(甚至聖經本身的一些書卷只是作者的秘書所代筆,還有一些經卷的作者至今仍無定論,如希伯來書),在原始抄本不可得而基督教神學教義與聖經正典在四世紀確定之前存在著各種異端為了自己的需要而竄改聖經經文的抄本,抄本之前的互相影響與流傳等各種複雜的因素,使得今天我們使用的聖經版本,雖然是盡可能地接近原始的聖經抄本,但卻不完全等於聖經的原版。

  或許這麼說會令最極端相信聖經無誤論(指聖經中每一個字都沒有錯誤)的弟兄姊妹不悅,但從文字抄寫傳播與印刷科技的技術面來看,實際上並不存在每一個「字句」都完全無誤的聖經版本,充其量我們只能說,今天的聖經版本是「精意/經義」完全無誤的聖經版本,這是有科學(聖經版本與聖經經文鑑別學)根據的研究結果。

  然而,其實我認為這是神的美意,除了聖經告訴我們的,「字句叫人死,精意叫人活」的教導之外,抄本的細微差異,並不影響聖經都是「上帝所默示的」,上帝所默示指的應該是聖經第一個版本當初完成時是上帝所默示的,且在神學詮釋是沒有錯誤的前提上,經上的一字一句都斷不能廢去,而不是兩千年來聖經上的一字一句的抄寫傳播都沒有錯誤(這還沒考慮到聖經翻譯的問題,翻譯中有不可通譯性的困難存在,而光是西方版本的聖經就有希臘本、拉丁本與各種國族語言版本,這些版本在確立時也都還沒進入印刷時代,都靠手抄傳播)。因為,上帝雖然不會犯錯,但人的有限卻會犯錯(舉個簡單的例子,由一人口述,多人同時抄寫,其中一人因為聽錯或者一時分神而寫錯或理解錯誤的情況在聖經抄寫過程中時有所聞,更別說個別抄寫時所犯的注意力不集中以及誤讀/理解錯誤的問題),且明擺在歷史中的事實是,歷代聖經抄本中的確存在著彼此間的細微差異,雖然絕大多數都是無關緊要的差異,只有少數幾處經文是後人在抄寫時犯錯將經文中的口述傳統與卷旁註釋給寫進正文(還有前面提到的,異端教派根據自己的需要改寫聖經)。

  說了這麼多,其實是想以聖經的字句絕非無誤論來反駁過去曾經廣為流行一段時間的《聖經密碼》之類的書籍作品的立論可靠性。《聖經密碼》宣稱每一個聖經字母都可以翻譯成一個數字,然後可以透過這套翻譯系統預言世界歷史的發展,而作者也展現了一堆事後諸葛式的過去歷史正確的預言,藉此提出對未來的預言。然而,《聖經密碼》的預言是建立在聖經字句絕對無誤論的基礎上,卻明顯忘了聖經抄本本身充滿著各種大大小小的因為抄寫所造成的歧異,加上因為年代久遠,今天的人類並沒有最原始的聖經抄本(例如摩西上西乃山得到的十誡,根本沒有人有摩西最初的十誡版本)。而抄本之間的細微差異,就讓《聖經密碼》中的翻譯系統無法牢靠地存在,也讓《聖經密碼》的解讀時可以因為抄本的差異而自由靈活地選擇對自己有利的抄本來使用。

  而且我基本認為,上帝是像巴別塔事件後變亂地上人的語言一樣,刻意透過抄本的細微差異來變亂聖經的文字,且讓聖經本身橫跨數千年,由非常多的作者共同執筆完成(但主題卻是一貫),又透過抄本的流傳以及人的有限性造成抄本的錯誤將最原始版本隱藏起來,如此一來,才能盡可能地斷絕有人試圖宣稱自己的聖經版本是直接從上帝那裡獲得的啟示,但卻又無損聖經所欲傳遞的神學/信仰教導。

  現代基督徒對聖經的認識框架是來自印刷機出現之後的文字固定化以及錯誤最小化(甚至完全無誤,因為只要原始印刷的鑄本校訂無誤後開印的無數複本都不會出錯),遺憾的是,聖經並非一出現就能遇上印刷文明,只能靠手抄傳播,而且還經歷過公元二三世紀的教義震盪期(當時至少就有幻影說、義子說等異端存在),以及原始抄本不可得等問題,以至於絕對嚴格意義的聖經字句無誤論是無法在科學意義上成立,只能在神學意義上透過聖經都是上帝所默示的觀點,承認聖經(精意/經義)無誤論的存在,我等應該理解兩千年來聖經傳播的歷史軌跡與實際情況,從而免去不必要的信仰規限,從而使弟兄姊妹不在此細節上跌倒犯錯。

  

  

【要聞】

【聯會動態】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如沐春風】

【朝鷹珍藏】

【語言解碼】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文林】

【童話人間】

【誰是鄰舍】

【釋經講道】

【家庭治療室】

【品蘭集】

【靈修果園】

【家庭醫生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