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未嘗不是幸福

2356 期(2009 年 10 月 18 日) ◎ 息息相關 ◎ 吳思源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高錕的記憶像摔破的鏡子,碎片一塊塊掉下、失落。他患上老人癡呆症,整天忘憂笑嘻嘻,連讓他獲得諾貝爾獎的驚世發明也忘得一乾二淨,只把記憶預留給最珍貴的人—妻子黃美芸。問高錕是否很愛妻子,兩鬢斑白的老頭子拍了拍妻子的手臂,靦腆地說:『是,她很好的。』」

《蘋果日報》9·10·2009

  一般人稱呼的「老人癡呆症」其實是很差劣的名字,政治上也不正確,對有此癥狀的長者充滿歧視。台灣人稱此病為「失智症」則較為可取。事實上患此病的人,除了步入後期表現得有點癡呆,大多數時間只是減低或失去了思考、記憶及社交應對的能力,所以「失智症」這個名稱較「老人癡呆病」更為貼切和準確。

  失去了原有的智能,忘掉了原有的一些記憶,在情感和行為舉止上「返老還童」,看來無疑叫人惋惜,但想深一層未必不是一份福氣。事實上人老了,視力聽覺退化,手腳日漸不靈活,五臟六腑也開始百病叢生,如果感覺和思考還好像往昔那般敏銳,就好像一群天真爛漫的小孩子困在一所破落古舊的荒屋,其間的矛盾張力真的不足為外人道。

  所以高錕教授忘記了光纖,忘記了他生命中曾經舉足輕重的事業,未嘗不是一件好事。甚麼光纖也好,科研也好,大學校長也好,統統是生命的外圍,彷彿洋蔥的環形表皮,一層一層的可以碌落。他完成了他世上的使命,然後「引退」,退出這個花花綠綠的大千世界。「失智症」從正面來說就是返老還童,回到初心,活在最核心最簡單的自我世界,一心一意享受與老伴的每一刻平凡瞬間。高錕說他已經忘記了「光纖之父」這個稱謂,但心中仍有老妻,還稱讚她很好很好,這印證他生命中的核心價值是甚麼。

  人生原就是這般。赤身而來赤身而去,不帶走一片雲彩。想我們誕生世上,一無所有、一無所知的來,然後上學校唸書,學習、工作,為自己添加榮譽、成就,甚至稱王稱霸。最後,隨著小腦萎縮,將原來添加累積的漸次遺忘,物歸原主,終有一天,記憶庫存愈來愈少,如初到人間??

  「失智症」真的不壞,它也許是上天派來的守護天使,領人回到初心。家中若有失智症的長者,可要好好對待他,做他的小天使。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時代講章】

【黃金歲月】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教會語文漫談】

【畫出生命】

【童話人間】

【誰是鄰舍】

【日光在心】

【三人行】

【問道】

【品蘭集】

【靈修果園】

【窩貼家庭】

【特稿】

【培靈奮興大會 禱文】

【培靈奮興大會 專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