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打人,丈夫有責

1937 期(2001 年 10 月 7 日) ◎ 心靈照相機 ◎ 吳思源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將印尼女傭虐打至肝爆骨裂的家庭主婦,昨在區域法院被判七項嚴重傷人及妨礙司法等罪名成立。法官指主婦所為冷血,將女傭當作『人肉沙包』般看待......故重判被告入獄三年半。主婦被告昨適逢廿八歲生辰,只能在獄中度過。」《明報》29.8.2001

  廿八歲的少婦,方華正茂,受過不錯的教育,有一個美好的家庭,想不到在家竟多次虐打年輕印傭,及後又威嚇要殺害其家人,這樣凶狠惡毒的行為可謂令人髮指。

  這其實只是冰山的一角。此案之前,短短一年內已有四宗同類型的虐打女傭案,受虐打者固然全是外傭(包括三位菲傭,一位印尼傭),而虐打者竟不約而同的全是女主人,個個年紀都不大(由三十二歲到四十歲),並且又是職業女性(包括兩位商人,一位是護士,一位是會計)。香港的女主人為甚麼如此脾氣暴躁,動不動就打人,甚至用燙斗襲擊人,她們和女傭之間究竟有甚麼血海深仇,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社會學家、犯罪學家一定要替這個問題找出原因。外傭大規模到香港工作,大概由八○年代初開始,至目前為止,總共有接近二十萬外地女傭(大部分是菲籍,其餘有印尼籍、泰籍、印度籍等)。可以想像,全港約百二、三百萬個家庭,其中十分之一是僱有外傭的,僱主與傭人若不能好好相處,甚至發展到「以巴式」的深仇大恨,家家戶戶上演熨斗襲傭恐怖事件,真是十分可怕的悲劇。而襲人者又絕大部分是家中的女主人,內裡乾坤及潛在的家庭因素尤值得注意。

  有人說香港的女性已佔半邊天,最常引用的例證就是官場女性佔多數,連保安局局長也是女的,立法會中最能言善辯的又是那幾位女的。但也許是這個緣故,香港女性受的壓力最大,因為男士都不濟事,女士們就把一切責任往身上扛。丈夫回到家中闊佬懶理,太太連高跟鞋也未除下就要督促傭人燒菜做飯,接著又要教兒女做功課預備測驗,升學派位去輪候的又是媽媽去的多。香港太太們太辛苦了,外憂內患相交煎,無怪「火氣」特別猛烈,責備之餘也要加幾分同情體諒。

  丈夫若能分一杯羹,不要只顧沈迷電腦,多點分擔太太的壓力,女戶主襲傭事件才有減少的可能。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聯會特別事工】

【教會之聲】

【畫中有話】

【誠心所願】

【文林】

【親密家庭】

【餘暉集】

【資訊前線】

【細說心語】

【教會圖說】

【神學縱橫】

【英倫拾絮】

【宣教千里】

【非凡聖誕】

【牧養手記】

【如情未了】

【交流點】

【市井心靈】

【父母也EQ】

【心靈照相機】

【一個人在路上】

【一台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