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舵的小舟

2814 期(2018 年 7 月 29 日) ◎ 阡陌上的邂逅 ◎ 黎海華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所有猶太人就像我一樣,都是被社會排斥的Ravachol(罪犯)。」(卡夫卡)

  短篇小說《獵人格拉古》有如中古世紀流浪詩人抱着三弦琴為你說唱的寓言詩。當一艘小船滑入港口,一座棺材擔架給抬上岸,停放在一座兩層小樓上。一位貴客在五十個小男孩走道兩旁列隊歡迎中走上樓。直待舵手避開,房內只剩二人,擔架上的男人突然睜開眼:「你是誰?」「我是里瓦巿巿長。」夜間一隻鴿子向他妻子傳信:「死去的獵人格拉古次日會來,請你以全巿的名義歡迎他。」獵人生前為追趕一隻羚羊,從黑森林一塊岩石上跌落山谷。他鑽進壽衣時,有如待嫁新娘興奮地穿上禮服。不料他的死亡之舟卻迷失了方向,也許是舵手一瞬間失神。他只知道怎麼都無法成功抵達彼岸的世界,從此小舟就在塵世的水域中航行,沒有人會來幫助他。「如果有人接到任務要來幫助我,所有門都會關上,所有窗戶也會被拉上,所有人都躺在床上用床單蒙住了頭,整個地球變成一間供人過夜的旅館。」他從來不呼喊求救,只需要環顧四周,確認一下身處何處,回憶一下千百年來一直居住的地方就行了。市長問:「你打算留在我們里瓦巿嗎?」獵人微笑:「沒這打算。我的小船沒有舵,來自最遙遠的死亡地帶的風正吹着它航行。」

  卡夫卡出生於布拉格猶太裔家庭,對自身血統相當敏感自覺。小時候因頑皮被宣判的Ravachol這名字如附骨之蛆,成為他心頭的痛,猶如猶太人被宣判的命運。獵人格拉古的命運,正是千百年來猶太人亡國後在萬國中被拋來拋去被排斥的畫面,所有的門、窗都向他們關上。一九四八年以色列復國,卡夫卡逝世後二十四年,他與同胞的夢才成為真實。永恆的漂泊,也是世世代代人類整體的命運,如無舵之舟,沒有方向,隨波逐流,得不到安息。地球變成供人過夜的旅館,而我們是過客。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四環九約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教關愛心行動】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畫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