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細搜索時代的徵兆—展望二零一七年

2732 期(2017 年 1 月 1 日) ◎ 教會之聲 ◎ 吳思源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二零一六年發生了許多意想不到的大事,英國公投「脫歐」,美國選了特朗普為新一任總統;香港特首梁振英宣布不角逐連任,香港以至整個世界的局面突然來個大逆轉,原本不可能的事情偏偏發生了,但這又符合了舊約聖經所言:「我轉而回顧日光之下,快跑的未必能贏,強壯的未必戰勝,智慧的未必得糧食,聰明的未必得人喜悅,全在乎各人遇上的時候和機會。」(傳九11)世事難料,皆因萬事不是人所掌控。

  二十世紀末,差不多有二十年多的時間,歐美以至一部分亞洲社會多由「精英階層」所統治,他們多屬二戰後嬰兒潮一代,學貫中西,滿腹經綸,透過自身的努力和搭上了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經濟高速發展的「順風車」,因而攀到社會金字塔上層,倒如美國華爾街的精英、歐州巴黎和倫敦的知識分子,以至香港的中環精英;惟他們一旦攀上上層,又形成一個「特權階級」,與當地政治及商賈權貴結合,由此營造了一個社會的經濟趨向、意識型態、教育文化和社會輿論,政治經濟學上叫「新自由主義」。

  就以香港社會為例,政治上這些「精英」大力主張「小政府、大市場」,借抨擊政府缺乏效率,迫令其出售公共資產或外判公共服務,而承接這些資產或服務的,正是令他們得益最大的所謂公營機構和一些聯營公司,例如醫管局、港鐵、領展、西九管理局⋯⋯同時又泡製大量「半自主」的非政府機構,如平機會、消委會等等。這些機構的行政人員多拿取巨額薪酬,可以行使政府的公權力,卻不必受到監管,而他們又常「互惠互利」,例如多由退休高官或「公職王」輪流主政,樂此不疲。

  而為了印證他們這類精英的存在價值,意識型態上他們多走「左翼」路線,包括鼓吹同性婚姻、融合教育、支援弱勢社羣、全民退保、低收入人士津貼;事實上這些做得愈大愈多,這些機構就愈能存在以至擴充。但我們不得不留意的,是當社會甚麼也要伸手去做,傳統的社區就愈容易被瓦解,低層市民的鬥心被癱瘓,個人也變得十分「無能」。

  香港的夾心階層如小白領和初出茅蘆的專業人士(如教師、護士、社工)往往是這種社會氛圍的受害者,工作愈來愈忙,收入差不多被凍結,住的地方愈來愈細(最新的私樓面積竟得百餘方呎),完全缺乏向上流的機會(因所屬的機構多肥上瘦下),因而積累的怨氣極大。歐美人民已用選票向偽善的權貴說「不」,寧選具爭議性的政治素人也不要傳統的所謂「精英」。

  世界形勢有如鐘擺,當向左的一方擺得過分,又會迅速向右傾斜。二零一六年已見此徵兆,所謂「右翼」和「民粹」已開始抬頭,此情況遲早也會發生。如此,我們必須像彼得前書一章十節提到的那位好奇的天使,「詳細地搜索查考」,從而知所行止,俾在新的一年配合上主的步伐。

  吳思源(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出版部長)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品蘭集】

【特稿】

【信仰通識】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智慧男本】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路德的蘋果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