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祖系列(二)檢視三教祭祖之動機

2229 期(2007 年 5 月 13 日) ◎ 神學探索 ◎ 吳宗文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正如前文所述,我們祭祖時必須釐清此行為背後之動機和信念。若純粹按人類原始宗教心理來推斷,祭祖行為可能源於人對去世者驚懼和思慕之情。這種行為在中國夏商周時代,只限於天子、諸侯及士大夫等階層。換言之,只有統治者才有資格祭祖。原因是這些貴族集團希圖藉著這種行為來確立自己權位的繼承,以保持社會秩序和管治權威。後由於分封,曾經是貴族身分的人,經數代傳承後,成了普通庶民。因此原先人性中驚懼及思慕之情與理,才藉儒家祭祖理論,得以進入尋常百姓之家。

  若按傳統儒家「崇功報德、慎終追遠」的祭祀理論,祭祖本是表達「不忘本」之報恩精神,並以「祭如在」的敬誠態度來對待,完全沒有假定去世者亡靈之存在,或認為亡靈在陰間需要接受陽間後人供奉之想法。儒家哲理之本質是以現世仍存在的人為本,正如清儒王船山言:「鬼神之道,以人為主。」祭祖除了表達孝道哀思和追念先人功德,亦藉此確立現世倫常秩序和整飭個人內心情操。這與先人死後,亡魂往哪裡去,在哪裡居住,如何地生活,並有否欠缺等,是完全不相涉的。所以若然有祭祖者說要跟隨中國人的風俗,那便要讓他看清楚中國人的真正想法了。

  東漢末年,當佛教傳入、道教興起時,印度色彩的宇宙圖式便開始在中國流行,這帶來了中國人對幽冥世界之看法起變化。這種「三世流轉、六道輪迴」的世界觀同時影響著道釋二教。因著認為生命存在有多重景域,便衍生出滿天神佛之宇宙觀。中國民間信仰便是基於這種世界觀,再揉合儒家的「三不杇」與「三祭」理論,形成一個龐大的等級性神話宇宙觀。據這種世界觀,祖先死後是存在於地府陰曹,似乎是如常地生活,並有所欠缺,故需要陽間子孫為其做點功德法事,以補不足。

  但隨著佛教之思路,人死後若不因了悟而得解脫,便須經十殿閰羅審判和十八層地獄報應,然後才得以輪迴轉世。那麼,從佛教純粹教義之觀點來看,拜祖先這種想法便不無疑問了。第一,業報輪迴既是前世因緣註定的劫數,那麼人間任何燒香、經懺、祭祀、供奉或化寶等表面行為,理應不能干預祖先作業之因果報應。第二,先人靈魂既是在地府受拘禁和受懲罰,何來自由向陽間報夢或接受供奉呢?縱是如此,佛教仍不會認為元寶、衣紙、香燭等外在之物,能解祖先於地獄之困厄。基督教更進一步認為陰陽二界是不能互相干涉(路十六26);只有耶穌才去過回來,並勝過死亡而復活(彼前三19)。第三,若然祖先已輪迴,亡魂怎會還附於神主牌呢?那麼,仍以神主牌作為供奉與祭祀之對象,便無意義了。第四,若然先人按報應投胎作別處人種,那麼便不能以中國人的食物來供奉了;亦有可能投胎於牲畜道,那麼是否應以狗食或貓糧來祭祀呢?第五,照佛教之說法及印度地區之宗教信仰,人只需禮佛或拜神,根本不需祭祖。人對亡魂所能做的,最多只是唸經課、燒經咒或代行善才有助力,打齋亦只是為了普渡眾生而已。若是如此,地獄既有所謂「誦經所」或「補經所」,陰魂在那裡已有「道理」可聽,並可自得解脫,那麼何須陽間干預呢?第六,佛教鼓勵人看破紅塵,削髮出家,捨離家庭關係來修行。這種教法在中國因與儒家之孝道相違,才創出《報恩經》及目蓮救母等故事來消解國人對佛教之批評。其實佛教既教導人要破除各種關係中之迷執,怎會不包括對亡者之妄執呢?所以從純粹佛教角度來看,是不需要祭祖的。

  至於道教,其地獄觀念基本上是將佛教之看法拿過來改造。道教認為人死後若不是成仙,便定要下陰間受報應。道教法事之目的是為超渡孤魂野鬼,家神家鬼亦不過以同樣手法來作表達。道教認為祖先須按生前行為報應,所以陰事道場的齋醮科儀,目的仍是祈盼先人早日超生和投胎轉世為主旨。所以將先人骨灰安放於道觀內供奉或定期做法事,不外期望能為令靈魂滌身贖罪,超離幽冥,進入仙界。這完全與儒家孝道觀念無關。

  當然這種救贖觀念之構思與拜祖先行為之間,亦不是沒有矛盾的。若能如此,人生前便不須有任何道德規範了,因為反正死後別人能為你開脫。其次,道釋二教之主旨均以成仙成佛為解脫的目標,因此若然有道佛信仰,而又將先人的神主牌長期安放於家中或寺觀供奉,是不思長進之做法。因為我們怎知祖先未得脫超呢?怎知祖先未去輪迴往生呢?怎知祖先在陰間需要我們燒給他們的東西呢?怎知祖先能與我們有感應溝通呢?若然上述問題,在道釋二教都沒有確切答案,那麼憑自己意願祭祖,便只會陷於民間信仰之俗見了。

  從民間信仰對亡魂之供奉和祭祀現象,可見他們預設死後世界與現今的無有分別。若從道釋二教之主旨來推演,邏輯上是毋須以傳統方式來祭祖的,而民間信仰之做法亦不是中國人的本來的意圖。那麼剩下的所謂「中國人傳統」,便只有儒家之選擇了。儒家的祭祖觀念純粹為表達孝思,是以「追念」和「孺慕」為主,那麼祭祖時是否需要有神主牌,過時過節是否需要上香,祭祀時可否鞠躬行禮,要用香燭還是花果來供奉,披麻帶孝時要用甚麼顏色的衣服問題—都變成是次要和外在了。因為若然內心存敬誠之態度,外在形式和禮節只不在是表徵而已。如此,傳統很多祭祖的枝節問題便容易解決了!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羊圈守望】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畫出生命】

【文林】

【特稿】

【樂韻心弦】

【輔導小百科】

【情理互動】

【情牽姊妹心】

【神學探索】

【交流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