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靜夜思

2229 期(2007 年 5 月 13 日) ◎ 文林 ◎ 你的媽媽朋友敬上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自從長女出生前數月,我就當上全職媽媽,至今快將五年了。這是我畢生工時最長的工作,也是最刻骨銘心的差事。

  跟其他全職媽媽一樣,我的確褧放棄褱了不少東西:放棄了進修的機會、放棄了事業發展的黃金時機、放棄了協助迅速清還丈夫龐大負資產債項的機會

  我們甘願放棄,因為我們希望能夠陪伴年幼子女成長,把最寶貴的、一去不返的時間送給他們。

  記憶中,丈夫與我討論全職照顧孩子的過程中,我從來沒有甚麼掙扎。

  或許因為我媽在我上幼稚園前,也做了十四年全職媽媽,把我和五個兄姊帶大了,才出外上班。可能潛意識我也認為我家兩口子總要有個人專責帶孩子。

  過去數年,常常帶著孩子上街買菜和玩耍,結識了很多全職媽媽和爸爸。有不少媽媽告訴我,她們曾經或正在服食抗抑鬱藥。

  第一次聽見,我十分震驚。後來細心觀察和思想,我發現,其實我們這群褧全職爸媽黨褱中大多患過不同程度的抑鬱,為甚麼?不太肯定,但肯定跟體力透支、精神壓力太大、突然喪失社會身分和個人自由等等有關。

  我們這一黨人常到公園來或在街上碰見時喋喋不休,就是進行自我治療、互相傾訴、鼓勵和減壓的過程!

  除掉所有不能量化的莫大滿足感,當全職媽媽可能是褧待遇褱最差、難度最高的工作,未必每個現代婦女都適合或享受這份褧工作褱。

  記得女兒六個月大時,第一次生病發燒,剛好我也患上感冒,我吃了藥還是頭暈手震發燒,連餧女兒吃藥、吃奶和換尿片的氣力也沒有。那時丈夫上班正忙,我們家還沒聘傭人,只好致電住在九龍的三姐趕來拯救我。

  想起來,我媽應該也患有褧抑鬱症褱,因她除了上班、買菜或新春探親外,幾十年來幾乎足不出戶。她以前每天都會破口人,凡事要求子女按她古怪的本子辦事,否則會十分狂躁。這種狂躁極可能是心靈抑鬱或過分受壓的高度反射。

  當年,一個像她四十歲的內地褧新移民褱,在香港這個大城市定居,沒有任何人或電器的協助,每天要照顧六個孩子,餧嬰孩飲母乳,還要做家庭手工業幫補才夠餬口,我爸深夜才下班返家,那種長期的孤單和疲憊非我所能想像和承受。

  我年輕時很不喜歡她。

  我媽本是農家女,在重男輕女的中國傳統農村家庭長大,這可能也是她褧抑鬱褱的源頭。她隨爸移居來港,自己成為母親後,不知怎的,也是重男輕女。

  我排行最小,有三個姐姐和兩個哥哥,但是印象中最好的東西總是留給兩個哥哥。印象中媽媽從來沒有看過我的成績表和不管我讀甚麼學校,所以我從來沒有讀書壓力,也很早學會自力更新,從幼稚園至大學,她都不知道我讀甚麼,也不想我讀下去,只記得她常常以鄉話說:褧最好快些輟學,讀得再好也是將來快快嫁給別人!褱想起來,她的冷語曾經成為我的正面動力,結果我真的大學畢業幾年後便披上嫁衣了!

  很多媽媽朋友都問我,究竟為何我可以放心丟下一對年幼子女定期參加教會小組聚會、與丈夫每週末外出拍拖、間中出外探親友、出外閒逛......其實我也不知道。

  或許因為童年陰影,我認識自己是一個十分需要歇息的媽媽,要定期享有一點私人空間,擺脫活躍的子女,安靜與神親近,或是充實自己,否則我會容易發脾氣螑像我媽一樣!螝容易出亂子。另外,因我們常常找到可信賴的人協助看管孩子。最重要的,主讓我慢慢學懂每天都要褧放手褱和褧放心褱!

  可能因為我以前工作的緣故,見過不少天災人禍,有水災、地震、雪災、謀殺案加上我童年在高壓的環境中長大,我在生活上的危機感特別敏銳,很容易覺察潛在危機的存在,心理和行動上都懂得未雨綢繆。

  但是,同時我又意識人實在渺小,自己褧避災褱的能力十分有限,面對災難,我們極其量只能褧減災褱,把災難引起的傷害減至最低。

  雖然我都有一般母親緊張子女的心懷,但是我常常有另一種更強烈的感覺,即使我整天守護在子女身旁,也難保他們褧無穿無爛褱呢!只要我盡力實施所有可行的褧保護和照料褱措施,其他一切我便不用管也不用想,因我沒有能力管那麼多。而且,褧災難褱說不定是神允許的生命成長催化劑呢!

  「我若不信在活人之地得見耶和華的恩惠,就早已喪膽了。」(詩廿七13)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羊圈守望】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畫出生命】

【文林】

【特稿】

【樂韻心弦】

【輔導小百科】

【情理互動】

【情牽姊妹心】

【神學探索】

【交流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