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滴人生「千里共嬋娟」

1832 期(1999 年 10 月 3 日) ◎ 文林 ◎ 李雋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知道,那些在鏡頭前的人,許多已是一整天沒有停下來,只見他們來回奔走,在頹垣敗瓦中以身犯險,冒著餘震的危險去救人。人的美麗,有時是在巨變之下才能活現,令主耶穌說的「為朋友捨命」那份愛,突然變得很是實在。

  日子過去,快得令人訝異。

  九月十六日約克訪港,在記憶中一下子已經變得很朦朧。九月二十日,電視卻在放映華航翻機餘生者的訪問,同樣是大風大雨,偶一失神,還差點弄不清仰臥的飛機,是早在個多月前(八月廿二日)翻過來的。

  而在約克到達大嶼山的那天,美國德克薩斯州的教堂內發生槍擊事故,八人命喪槍下,其中三人是西南神學院的學生及校友......

  九月廿一日在我們為台灣地震的災民禱告過後,一位弟兄告訴我網上可以瀏覽美國槍擊案的消息。晚上十一時,我在電腦網頁上遊蕩,發覺報道甚是詳細,遇害者的相片都笑容滿面:有一位姊妹負責聖樂工作、另一位則和藹可親。報道在最後寫著:「一位父親的悼文:願女兒如艷陽的笑容仍然照亮世界。」

  忽然,在滑鼠點到兇手的名字時,螢幕出現了一張陰沈的面孔-一張只看一眼就足以令人不寒而慄的面孔;同時,客廳中的電視播放著台灣地震的特備節目-半空懸著一個毛巾纏身的女子。

  那位女子的身影,恰恰有幾分像華航翻機時被拋出機外的空姐,那天她在電視上作見證,說她在不斷前進之中甚麼也分不清楚,只知道停在草坪上的時候,她曉得,上帝在。

  電視上播放的,仍然是如火柴盒般癱在那裡的樓房,黑漆漆、雨濛濛,人們仍然沒有休息,偶然,會看得見那些政界中人沈重地鼓勵眾人,遠在另一岸的,也都喚著骨肉相連的話。在震動大地的力量之下,各擁權力的都不敢造次了。

  我知道,那些在鏡頭前的人,許多已是一整天沒有停下來,只見他們來回奔走,在頹垣敗瓦中以身犯險,冒著餘震的危險去救人。人的美麗,有時是在巨變之下才能活現,令主耶穌說的「為朋友捨命」那份愛,突然變得很是實在。

  上月,十號風球高懸過後,有幾個人特地到教會走了一遭,收拾風雨過後的殘局,我靜靜地獃在辦公室裡,處理那些積壓著的工作,對於我這個在教會上班的人,那是一個很特別的感覺,適當的人,在適當的時候,就會出現在適當的地方,他們不為別人的讚賞,更遑論甚麼報酬。只為他們都認定,這是他們的家,沒有計較、沒有怨言、沒有勉強。

  我想,在教會小小的房間裡,有時會忘記上帝的「大」、上帝的「可畏」,直至-看見三四層的樓房全被壓在地底之下,我再一次醒覺,祂是怎樣可敬可畏的,也直至風雨來臨,我才再一次確認,祂的愛仍在,就像千百年前的嬋娟,已映照在香港、台灣、美國......直至今日。

  寫著寫著,我想起九月二十日的晚上,我看著媽媽默默地編織,喃喃地說著若有嬰兒,最好編一頂小帽子,那一刻,很想為媽媽生一個孫子,讓她開心一下,心忖,不知道那個時候她還會否坐在這兒編帽子,想著想著,竟悲從中來,摟著媽媽的頸項要她信耶穌,告訴她我真的怕在天堂見不到她。

  媽媽閒閒地說著她會信、會信,依然在美麗的毛線上繞圈子,我挨著她看那本名叫《紙牌的祕密》的小說(The Secrets of the Solitaire),主角說我們每一個人的存在,都是億分之一的奇緣。直到媽媽睡了,我捧著書,看著窗外的燈火,心緒仍然不寧,不知為何......

  想著想著,那大概是不遠的寶島震動的時候。

  「但主的日子要像賊來到一樣。那日,天必大有響聲廢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銷化,你們為人該當怎樣聖潔,怎樣敬虔,切切仰望神的日子來到。但我們照他的應許,盼望新天新地,有義居在其中。」(彼後三10-13)

【要聞】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親密家庭】

【餘暉集】

【資訊年代】

【溪水旁】

【教會圖說】

【牧養心聲】

【如情未了】

【交流點】

【古道今詮】

【商數啟示】

【童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