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佛牙表

1811 期(1999 年 5 月 9 日) ◎ 古道今詮 ◎ 吳宗文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今年的佛誕,是香港(也許是中、港、台)有史以來,第一個基督教以外的宗教公假。本來多一天假期是無可厚非的,但問題是在甚麼原則底下,以及取消了那些假期情況下,而換取這一天新假?前年拙著「佛誕?荒誕?」一文已力陳其弊。但猶有甚者,香港佛教團體欲於佛誕前夕,仿效台灣迎佛牙來港供奉,以消除社會戾氣、霉氣之謂。作為香港市民,惟恐香港政府違反現代社會之政教分離原則,像台灣政府一般卑躬迎候,有失體統。特呼籲特首及政府官員,毋忘千多年前唐朝韓愈對為政者之勸諭,諫拒迎佛骨一事為鑒。茲將「論佛骨表」一文之陳詞分述如下:

  (一)韓愈認為佛教未傳入之前,中國自古以來,大部分執政者均享高齡,而且歷朝國運都是安長。如文中所言:「此時天下太平,百姓安樂壽考,然而中國未有佛也。」但及至「漢明帝時,始有佛法,明帝在位才十八年耳。其後亂之相繼,運作不長。宋齊梁陳元魏已下,事佛漸謹,年代尤促。」換言之,自佛教傳入後,本欲「事佛得福」,但「乃更得禍」。因此,韓愈便總結說:「由是觀之,佛不足事,亦可知矣。」(參箴二十八2;詩三十三12;詩十六4)。

  (二)其次,韓愈又以本朝開國皇帝立為榜樣,以期後繼執政者依隨。他說:「高祖始受隋禪,則議除之。」而當今皇上「即位之初」,也像高祖一樣,「即不許度人為僧尼道士,又不許創立寺觀。」韓愈本以為當今聖上必克紹箕裘,秉承先祖之意向,怎奈「今聞陛下令僧迎佛骨於風翎,御樓以觀,舁入大內,又令諸寺遞迎供養。」韓愈所憂慮的,是上行下效所牽起的迷信風氣和狂熱精神。因此,他說:「天子大聖,猶一心敬信,百姓何人,豈合更惜身命?焚頂燒指,百十為;解衣散錢,自朝至暮;轉相仿效,惟恐後時;老少奔波,棄其業次。若不即加禁遏,更歷諸寺,必有斷臠身以為供養者。傷風敗俗,傳笑四方,非細事也!」是故,當今為政者應審慎,聆聽中國前賢之勸言。(參代下十七1-6)。

  (三)韓愈的第三個論據,訴之於「夷夏之辨」。他說:「佛本夷狄之人,與中國言語不通,衣服殊制。口不言先王之法言,身不服先王之法服,不知君臣之義、父子之情。」是故,今有人以佛教為國粹之表徵,實在是忘本違實;若以之為非殖民地化方案之一,更是荒謬無知。(參王上十四7-14)。

  (四)最後,韓愈以拜死人遺物為不祥之兆,勸諫執政者取諦之。他認為佛的真身若然仍在,過境時接待之,仍情有可原;但如今「其身死已久,枯杇之骨,凶穢之餘,豈直令入宮禁?」若然皇上「今無故取杇穢之物,親臨觀之,巫祝不先,桃茢不用,群臣不言其非,御史不舉其失,臣實恥之。」因此,他懇請皇帝「以此骨付有司,投請水火,永絕根本,斷天下之疑,絕後代之惑。」(參王下二十三4-20)。

  韓愈,字退之,後稱為昌黎伯及韓文公,是唐宋八大家之一,其帶動之古文運動,「文起百代之衰」。筆者遊潮汕時,得見其祠匾封之曰「百代文宗」。韓愈因向唐憲宗進諫,勸拒迎佛骨,而受貶至潮州。在潮數年間建樹雖不算多,但為潮汕人士留下深刻印象,並自此改變了這個邊陲地區的民風。這段時間,他也寫了不少詩文,其中這篇「論佛骨表」,直至今天竟仍派用場。香港特區雖非完全是基督教的社會,但香港又何嘗是一個佛教主導的社會呢?是故,籲請香港政府別像台灣一樣,卑躬迎佛牙,以免牽起社會拜物之迷信風氣,並開政教合一之不良先河。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親密家庭】

【餘暉集】

【溪水旁】

【教會圖說】

【牧養心聲】

【如情未了】

【交流點】

【古道今詮】

【童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