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瑟的濃情

2894 期(2020 年 2 月 9 日) ◎ 天角一坊 ◎ 容靈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埃及的晚夜,天氣嚴寒,明⽉⾼掛。愛妻亞西納沈沈入睡,約瑟坐在床邊,打了⼀個寒噤。「常惦念着迦南地⽼家,不知⽼⽗與年輕的⼩弟怎麼了?萬萬料不到今天有了答案,神的作為多麼奇妙!」他再次想起早晨在皇宮發⽣的事。

  為了慎重起⾒,約瑟親⾃審核外族⼈購糧的申請。有⼀羣⼈被引晉⾒他。他們臉伏於地向他下拜,他⼀眼認出這⼗個兄弟。那⼀剎那,少年時其中⼀個異夢閃過腦際。猶記⽥裏的⽲稼惟獨他的捆是站⽴的,其餘的全圍着他的⽲捆下拜。⽗親獨寵約瑟已令眾兄嫉恨於⼼,這個夢更讓他們惱怒。他被哥哥賣給以實瑪利⼈的駱駝商隊,帶到埃及為奴,是煎熬磨練的旅程,不堪回⾸。他的⽬光在他們中間來回搜索,怎麼也找不到⼩弟的臉孔,⼗分失望。他們風塵僕僕,衣衫破舊,臉上堆滿倦容,顯然旅途中忍飢受渴,他更為傷感。約瑟想起從前所做的異夢,仍然故作嚴厲,⽤埃及話盤問。通譯傳話,還不如他⾃⼰聽得那麼真切與完全。

  他們說:「我主啊,僕⼈本來有⼗⼆個兄弟,是同⼀個⽗親⽣的;他們住在迦南。有⼀個弟弟已經死了,最⼩的弟弟跟我們的⽗親在⼀起。」

  他的眼球微微扭曲,勉強抑制淚⽔。他在⼼底重複着他們的話,「最⼩的弟弟跟我們的⽗親在⼀起。」可⾒⽗親仍然健在,有⼩弟陪伴。「誰說有⼀個弟弟已經死了?那⼀個不是正在你們跟前嗎?」他⼼中吶喊,只能再度嚴厲地對他們說:

  「除非你們把最⼩的弟弟帶到這裏來,我絕不准你們離開。」他隨即命宮中的守衞將他們關在牢裏。

  這是多麼興奮的事,⼗幾年全無⾳訊的家⼈,突然出現在他⾯前。可是他還無法知道他們是否已經切實悔罪。雖然他們畢竟是骨⾁、同⽗的兄弟,他⼼中還是隱隱作痛,不能真正原諒他們。

  夜那麼靜、又那麼長,他的⼼底痛又能向誰傾吐呢?「對愛妻亞西納透露嗎?她必然勸他與兄弟相認,既往不咎。雖然從前所做的那兩個夢,今天應驗了,但我不能放⼼,他們究竟怎樣對待⽗親與⼩弟,有待考驗。因此我要對兄長說,你們的確是探⼦。我要試⼀試你們誠實不誠實。我指着王的名發誓:除非你們把最⼩的弟弟帶到這裏來,我絕不准你們離開。你們要派⼀個⼈去帶他來;其餘的⼈監禁在這裏,等你們證實了所說的話。不然,我指着王的性命發誓,你們都是探⼦。」他又⾃⾔⾃語,想起早上把兄長都關在監裏,⽬的是使他們有所反省。

  他思量着最後的做法,僅留下其中⼀個兄長在牢裏,九個兄長帶糧食回去,救整個家族的饑荒。他要吩咐⼈把他們的器⽫裝滿糧食,把各⼈的銀⼦退還在各⼈的袋裏,又給他們路上需⽤的食物。這樣⾏才是妥當的做法。

  「到第三天,我⼀定讓他們盡快帶糧回去,不然⽼⽗⾒他們許久未歸,必然焦灼不安。」他又喃喃⾃語,揩拭眼角的淚。

  最後約瑟躺回床榻,蓋上厚厚的被⼦,寒意沒有減退,整個身⼦捲縮起來。此刻他毫無睡意,望着窗外的明⽉,思念⽗親與⼩弟的容貌,希望早⽇與他們相⾒。(參考資料:創四十二1~26)

  

  賞析:

  作者竭盡心力,設身處地,把特寫鏡頭放在埃及一個夜晚的天空下約瑟的床邊,琢磨約瑟回憶白天見十個哥哥的複雜心境,今昔時空交錯傾瀉無比的真性情。

  白晝感情的抑制和夜晚洶湧的思潮成了強烈的對比。作為極短篇的書寫,運用策略是難得的。(黎海華)

  

  作者簡介:

  容靈:本名鄧建良,在創作路上摸索多年,獨鍾情於小說。除了看書寫作,平時愛說笑,亦愛打羽毛球。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九龍半島賞教堂】

【城市心靈】

【天角一坊】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旅遊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園】

【畫出深情】

【譯經隨筆】

【香港基督教醫療發展口述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