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遊柏林

2818 期(2018 年 8 月 26 日) ◎ 平視人生 ◎ 蘇永權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最近重遊德國柏林,感慨良多。二十多年前到訪時柏林圍牆倒下只有六年,東、西德的分野仍然顯而易見,一個地鐵站分隔先進與落後、富裕與貧瘠;東德一邊仿如刧後餘生、滿目瘡痍,西德一邊文明、現代化,圍牆倒下之後,東德人民重獲自由,當時全個柏林都像個大工地,百廢待興,充滿生機,然而當時香港卻正值九七回歸的前夕,心中更是忐忑。

  二十多年後重遊舊地,柏林現時是德國的政治中心,也是重修好的德國國會大廈之所在地,而現在僅存最長的一段圍牆位於施普雷河畔(SPREE),在一九九零年即圍牆倒下一週年,來自二十一個國家的一百一十六位藝術家把該段圍牆改頭換面,成為世界上最長的戶外畫廊,即現在的柏林「東邊畫廊」(EAST SIDE GALLARY),宣揚自由、人權和民主,而在圍牆倒下二十週年(二零零九年)德國政府重修這個「東邊畫廊」,令它繽紛的色彩得以重生。

   在二次大戰之後,蘇聯與東歐等國跟西歐和美國正處於「冷戰時期」,而當時西柏林的地理位置正處於東德的中心地帶,當時的西柏林可說被東德環抱,東德人要奔向自由便要穿越兩地邊境,所以東德便於一九六一年始建三點六公尺高的圍牆,全長一百六十七點八公里,以阻止東德人逃跑到西德。冷戰時期柏林圍牆有「自由世界的櫥窗」之稱,也成為了分割東西歐鐵幕和資本與共產主義對立之象徵。一九六三年六月二十六日時任美國總統約翰‧甘廼廸在西柏林演講中說,「所有自由人,無論生活在哪裏,都是柏林的公民。因此、身為自由人,我以“lch bin ein Berlin” (我是柏林人)感到自豪!」

  這次旅遊曾跟一位香港移民柏林三十多年的酒家老闆交談,他說柏林圍牆倒下期間,一家香港電視台也來採訪他,問他有何感受,他說了對祖國的期許,他對我說:「當然那段訪問並無播出。」

   重遊柏林,東邊畫廊展現自由色彩。香港回歸超過二十年,我們今在資本與共產主義夾縫中生活,說一句「我是香港人」,是自豪,抑或是沈重?

  「所以天父的兒子若叫你們自由,你們就真自由了。」(約八36)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四環九約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畫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