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海一聲笑

2694 期(2016 年 4 月 10 日) ◎ 教會觸覺 ◎ 梁銘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二零零零年六月足六十五歲,按章必須退休。其時也沒有甚麼機構要職看得上我,就樂得在堂會作個受薪「顧問」。五年後升為「榮譽顧問」,總之名稱愈長,內涵愈縮。

  經常提醒自己,要尊重在職同工,切勿探聽是非、垂簾干政、霸着講台為壘。只答允每季一次的主日講道;婚宴喜筵一概推卻;至於喪禮與解慰飯,就定必參加。自由探候、團契教友。為免逐漸「陰乾」,便決定自我提升修讀電腦,即時有會友送上全新電腦一套賀勉。從此眼界大開、耳聞廣濶得使人入迷。

  記得榮休餐宴上,節目之一要我獨唱一首不屬宗教類歌曲。出人意外我選唱了黃霑填詞作曲的「滄海一聲笑」。有感歌詞直追蘇軾的赤壁賦「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的浪漫意境,又帶點退休斜陽的韻味。縱看世事紅塵,都俱往矣,只贏得—滄海一聲笑。

  雖然歌詞有「清風笑,竟惹寂寥」,不過教牧退休,網絡縱橫不愁寂寥。單是主日講壇就熱鬧得很。十六年來未嘗缺斷,去年就有七十三堂講道,給師母「哦」得多,今年減了三堂。

  在前往講道途中,獨愛巴士上層車廂,一面觀景、一面重溫講章。歸程則閒讀小說,寫意得很。

  仍參與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出版部編輯業務小組為召集人,每週二的午餐例會,言笑晏晏,寄情寄意,「事工」都成了團契與享受。還有信義宗神學院校友會的榮譽會長,以讀經會的部委、作者,全都不甘於掛名,而是積極投入,實務實幹。

  至於日常生活,間中到附近公園來個二十分鐘的拉筋、鬆腿、拗腰活動,或是游泳,游來游去還可以十個直池,自由、蛙式輪替着。少不了還有家務瑣事、買餸、閱讀、瀏覽網頁、寫文、備講章、電腦遊戲、追小說(近追亦舒、二月河等)。更在每晚睡前,為師母做二十分鐘的腳部推拿指壓,親友中口碑傳頌,羨煞多少師奶大嬸。

  還有吾之至愛—釣魚!多年來慣於禮拜一出動,固定地點在黃石大灘,好幾百碼的沙灘,隱僻幽靜,恃着善泳,換過泳褲,踏出離岸幾十碼及腰的水位,用攪輪魚竿飛絲二十碼以外,隨意移步換位。這是最經濟實惠的娛樂,才不足一両的魚餌,加一個飯盒,食在水中央,真是海濶天空任逍遙。

  其實也嚮往「寂寥」時刻,是青草地、溪水旁的另一個美境,是一種神交神往境界。⋯⋯

  依稀四十六年前,應聘試講「瞎子開眼」,以為講章預備得妥當,誰知一對失明夫婦,端坐前排,相距不足十五呎,頓時腦袋一片空白,言語失誤狼狽萬分。挨過三十分鐘,落荒而逃。

  正是「四十六年心路騁,盲公一竹虎山迎,如今眼底恩無數,還感荆妻伴我情」。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教會觸覺】

【「性」在反思】

【信仰重尋】

【傳道故事】

【各司其職】

【圖像春秋】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道在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