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景教十字架多款式

2382 期(2010 年 4 月 18 日) ◎ 教會今昔 ◎ 浩然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內蒙古自治區博物館和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曾於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五日至五月十三日,在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以「道出物外:中國北方草原絲綢之路」為題主辦展覽會,出版專書(見左圖,封面內頁),將展品逐一刊登,並有專家學者撰寫論文作為學術引證。而在該書圖版中刊有景教的展品,包括有十字架形金飾片、景教銅牌(按有稱為青銅十字項牌)、十字形銅杖頭、景教瓷碑、景教墓頂石、?利亞文景教石碑、青銅帶鏈十字架、景教法衣殘片等,這都是近代在內蒙古發現的景教古物,甚有參考價值。然而從每件展品的圖片所見,都有十字架的刻畫和製造,這使我們對景教十字架的款式和意義帶來新的思考。換言之,在今日的內蒙古,實在遺留不少十字架的文物,可作景教歷史研究新的篇章。

  在「道出物外:中國北方草原絲綢之路」展覽的六枚景教銅牌,是蒙古烏蘭察市藏品。有關北方銅十字架的發現,在上世紀初英國聖公會科士打牧師(Rev. John Foster)從內蒙古商人購得十枚銅質十字架(見右圖),在“The Chinese Recorder”《教務誌》發表。及後有加拿大長老會明義士牧師(Rev. James Mellon Menzies)在齊魯大學任教的時候,收集有蒙古鄂爾多斯(Ordos)九百多枚銅十字架,其中有八百多枚是北京郵務局長聶克遜(F.A.Nixon)購得,現為香港大學馮平山博物館所藏。據知梁燕城博士多年前在北京琉璃廠古董商店,亦購多枚以作研究。

  在至順《鎮江志》卷九,梁相「大興國寺記」有載:「薜迷思賢(按為Samakand),在中原西北十萬餘里,也里可溫教之地。......今馬薜吉里思是其徒也,教以禮東方為主......十字架者取像人身,揭於屋,繪於殿,冠於首,佩於胸,四方上下以為準。薜迷思賢地名也,也里可溫教名也。」在此可知元代景教採用十字架符號的製作極為普遍,無論房屋和殿堂,以至個人衣服和首飾,都會繪製十字架。尤其銅十字架的款式可謂該地時尚的設計,更有用作為護身符,俏形印(有如飛鳥、鴿子)、印記、押字,是故有稱之為「元押」。在此反映昔日蒙古的克烈部,乃蠻部、汪古部等地確有不少景教徒,至今仍然留下不少歷史的文物。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時代講章】

【黃金歲月】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教會語文漫談】

【童話人間】

【三人行】

【問道】

【品蘭集】

【靈修果園】

【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