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惧怕」

2954 期(2021 年 4 月 4 日) ◎ 每月眉批 ◎ 施德藩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确实认为今天所发生的其中一件好事,正是在较广阔的社会层面,失去我们作为基督徒的地位和权力,」史丹利侯活士(Stanley Hauerwas)在一个访问中提到,一如既往地不带任何花巧。「那种失去让我们得以自由。作为基督的门徒,我们再没有甚麽可以失去。那是一个很大的优势,因为作为一个没有甚麽可以失去的羣体,我们就可以义无反顾地按着基督的心意去生活。我们不必事事胜算在握。」

  我们看见,今天的权势仍在使用二千年前的策略,而不少人图谋玩弄我们的恐惧丶摧毁我们的盼望丶隔绝我们的喜乐,」哉思赫丽黛在《饼与酒》中这样写道。优雅地站在对立面上的,是马利亚和抹大拉的马利亚。当权者不把她们当作一回事,门徒对她们亦将信将疑。跟这恐惧和欺诈对抗的,是这些女人的简单信靠;她们能以站在十字架下丶目击坟墓的石头辊开丶黎明时去膏耶稣的身体。她们的赏赐,是得以见证基督的复活。「不要惧怕」是耶稣看见她们的第一句说话。

  ~ Caitrin, “Plough Weekly”, 12/03/2021

  

  一直以来,教会都以为自己已经很谦卑,效法主的卑微,倒空自己,成为一般人的样式,住在一般人当中。我们完全看不见自己在社会中的优势:我们赈灾丶我们扶贫丶我们开设医院丶建立学校。我们跟政府开会,商讨社区建设和社会服务的项目。我们的主教府,可以媲美政府高官的府邸;我们开设的非牟利机构,主导着整个社福界的工作。社会上令人艳羡的名校,都有教会宗派背景。我们的葛培理,可以入白宫跟总统共进早餐;我们的布道家,可以入英国皇宫开布道会。我们跟民众,一直都是施予者与被施予的关系。当然,我们的口号,一直都是「非以役人,乃役於人」。

  但有能力帮助,毕竟是一个优势。正如政府的员工在理论上都是服务羣众的「公务员」(civil servant),可是在民众的眼中,或许也在他们自己的心中,他们都是高高在上的「官员」。

  但时移世易,无可否认地,正如作者所言,教会在较广阔的社会层面,正逐渐失去我们作为基督徒的地位和影响力。

  社会的世俗化当然是一个重要的因素。教会过往在各个公共领域的地位,已逐渐被日渐壮大的政府部门丶发财立品的商家富豪丶塑造机构形象的跨国商业品牌所取代。他们一般比教会更付得起钱丶出得起人。教会过往没有任何竞争对手的赠医施药丶办学扶贫等工作,现在都被更庞大更完善的政府政策和机构所吸纳。以前的慈惠工作,现在都有政府福利部门跟进;不错是比较官僚,但你不能说他们没有做。在内地,经济的起飞也让地方政府不再那麽开放接受外来组织透过五花八门的事工传教。

  这些「失去」,让教会重新反思作为基督门徒的身分。感觉上,我们的腰板确实没有以往直,自信与尊严也好像没有以前澎湃。但正如侯活士指出,「那种失去让我们得以自由」。因为「作为基督的门徒,我们再没有甚麽可以失去」。

  坦白说,以往教会从服侍而来的荣誉丶地位和权力,确实并不值得恋栈。作为一个再没有甚麽可以失去的羣体,我们反而可以义无反顾地按着基督的心意去生活丶见证,而毋需为了保住既有而妥协信仰。

  今天的权势,用的仍然是二千年前的策略:玩弄恐惧丶摧毁盼望和窒息喜乐。恐惧令你畏首畏尾丶瞻前顾後;没有憧憬盼望削弱你向前的动力;失去喜乐,生活和工作又有甚麽意义?

  孑然一身,没有甚麽可以失去,你反而可以无所畏惧,不必计算利害得失。就像福音书中那些环绕在耶稣身旁的女人,她们既非反对者打击对象丶亦不属於组织中的持份者;她们反而可以优雅地面对恐惧和欺诈,在众人都在匿藏丶躲避时,能以自由丶公开地站在基督被钉的十字架下,近距离目睹坟墓石头的辊开,见证复活的基督。

  关键是你一无所有。没有,就不害怕失去;无力,对手就不会将你视为打击对象;不羣,就没有党争。耶稣说:「不要惧怕!」,圣灵所结的果子,是仁爱丶喜乐丶和平丶忍耐丶恩慈丶良善丶信实丶温柔丶节制,这些事情,就连《港区国安法》也不能禁止。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城市心灵】

【天路历程】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旅游世界基督教】

【每月眉批】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福传中华踏脚石】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