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游(一)文化冲击

2954 期(2021 年 4 月 4 日) ◎ 旅游世界基督教 ◎ 龚立人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一九八六年是我第一次乘长途机到海外留学,目的地是丹麦奥胡斯大学(Aarhus)。心里的兴奋是无法形容。这留学经验是一种文化冲击。例如,某次在大学饭堂午膳时,没有筷子提供下,我用匙和刀来用膳(食物是饭)。同学笑着对我说,「你还是小孩子吗?小孩子用匙,成人用叉和刀。」自始,我就用叉和刀食碟子盛放的饭。另一例子,那次在大学饭堂用膳後,我就起身离开,但离开时,我被旁边的人叫回来,执拾餐具。一九八六年时的香港,用膳者执拾自己餐具并不普遍(指在快餐店),但丹麦人已习惯了。

  以上冲击只是一些生活细节,容易适应。比较严重的,就是对信仰的理解。事缘,我被安排到座落於哥本哈根红灯区一所教会实习。可想而知,我的牧养对象是在红灯区生活和工作的人,当中有性工作者丶嫖客丶吸毒丶犯毒丶小电影的东主和顾客丶赌档等。牧养就是认识他们的处境,即他们不只是罪人,更是被罪所犯的人;并让他们能分享上主的爱丶宽恕和转化能力的福音。最简单和直接牧养方法就是向他们派福音单张丶讲三福丶四律丶开布道会。我不否定这些方法,因为圣灵有祂工作的自主性。然而,这不是我那实习教会所选择的方法。这教会选择以友谊之手去接触和拥抱这些朋友。友谊不是不讲罪,而是以信任和关怀优先。平日,教会牧师会在红灯区留连,跟在红灯区工作和生活的人聊天,协助解决他们生活困难和纷争,并提供生活指引。或许,因此在每星期日来教会崇拜者有近六七十人,而一半以上都是我上述所指的人。这是一所丹麦的信义会教堂。

  在这座教堂的崇拜高潮是圣餐。牧师祝圣了圣餐後,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都到我这里来,我要使你们得安息。」(太十一28)参加崇拜者向圣坛行前,当中包括性工作者丶嫖客丶吸毒丶犯毒丶小电影的东主和雇客丶赌档等。给他们分发圣餐吗?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城市心灵】

【天路历程】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旅游世界基督教】

【每月眉批】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福传中华踏脚石】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