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宣教与牧养
多角度反思教会本质

2948 期(2021 年 2 月 21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疫情发生至今已逾一年,教会崇拜及活动被迫改以网上进行,新常态下各教会均以不同方式继续牧养信徒。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宣教与人才培训委员会已於二月四日,於网上直播「疫情日常下的宣教与牧养」网上讲座,多位牧者从堂会丶历史及神学角度回应议题, 分享疫情下的反思。

  香港九龙塘基督教中华宣道会友爱堂堂主任胡家豪牧师从堂会角度,分享疫情下教会的牧养策略。他强调,上帝的爱不会因疫情而断绝,教会在困难处境下更要思考如何践行福音使命,同时让会众感受到的教牧的关怀。

  发挥创意 疫下关怀会众

  在事工方面,他坦言教牧工作量在疫情下没有减少,同样需进行崇拜讲道丶敬拜和网上关顾等,加上人手不足,如要开拓其他事工难免感到吃力。因此,教会邀请资深义务或顾问同工录制主日学课程,又与部分传道同工或神学院导师合办课程等,短片设即时问答时段,并为限时收看性质,盼能吸引弟兄姊妹观看直播。

  儿童事工则强调互动性,每周制作短片及设圣经分享时段,同工将预备小礼物待疫情後赠予小朋友,增加他们参与动机。至於青少年事工应以建立关系为主,他表示青少年长时间进行网上课堂,尤其中学生更习惯「挂机」,难以在网上平台令他们专心学习圣经。因此,他强调教牧可透过网上游戏与他们建立关系,过程中多聆听和沟通;部分福音兴趣班亦可改以Zoom应用程式进行,以烹饪班为例,可先速递食材及所需物资到他们家中,随後一同於网上进行活动等。最後是成人事工,他表示教牧主要在社交媒体羣组中关心他们,每逢节庆刚准备小礼物送到其家中,以此表达教牧同工的关心,有会友表示窝心,称疫情下得以与教牧重新连结起来。

  他续言,疫情下要有新思维模式,忆述去年初首次暂停崇拜,教会奉献「插水式」下跌;从前如要改变奉献形式或要经长时间讨论,但在特别处境下,大部分教会均反应迅速地设立了多元化的网上奉献渠道,「被成长」的速度前所未见。

  他直言,网上直播虽难以取缔实体活动,但当无法进行实体活动时,网上活动便是唯一的出路,教会必须尽力做好。他勉励堂会:「两者(网上和实体方式)在堂会要努力提升和做得更好,不论讲道内容丶表达过程,及在网络平台让弟兄姊妹看得舒服,以致不与世界落差太大,这样才可应对未来突如其来的变化。」

  艰难处境 再思教会角色

  香港圣公会圣三一座堂主任陈国强牧师分享由赖特主教撰写《上帝与疫情》一书,从基督教信仰反思新冠病毒及其影响,同时提醒教会在危急存亡下可作的事。去年,不少人的教会观只停留在狭隘的建筑物内,只着重疫情下礼拜堂应否关闭的问题;作者提醒,教会无疑是神圣空间,但神圣空间不会只局限於教会建筑物,而是跳出框框,出到街上和社会中,只要有上帝存在就是神圣空间。故作者认为,教会应思考如何帮助这个时期的人,如历史上曾出现天花丶痳疹丶黑死病等大型瘟疫,教会均积极回应,透过医治丶关怀丶为病人祈祷参与前线教会的抗疫工作。

  作者亦言,崇拜实体聚会虽然停止,但从不会停止进行上帝的工作,「赖特主教不断提醒,实体聚会不会是唯一一个形式彰显上帝的工作,当中还有很多不同的可能性……所以不论是牧师或信徒,都不应在Covid(新型冠状病毒)最严峻时在社会缺席。」他续言,基督徒在这刻能作甚麽便作甚麽,关键是要有创意,成为上帝的手和脚去见证祂,并多留意别人的需要。

  有言,今次全球疫情是末世的象徵,甚至说上帝藉病毒进行审判,又有人不断怪责他人和其他国家等。他引述该书内容指,作者未有找到足够证据证实这些说法,但重申这是一个让教会去哀悼和表达悲伤的机会,同时反思在疫情下应作的事。他补充,哀悼并非软弱,而是爱的表达,更合乎《诗篇》中的教导。

  神学反省 期盼未知将来

  墨尔本神学院高级讲师林子淳博士从神学反思分享「在疫情下重思教会论」,他指去年三月中全球教会突然进入新常态,不能再举行实体聚会,而大部分堂会迅速在数周至一个月内已重新以不同的网络形式崇拜;至年中教会更由惶恐不安,到反思网络聚会。

  他分享澳洲教会自封城後,有教会的聚会人数不跌反升,也有发现会众流失;奉献亦有出现下跌超过一半,也有实体聚会後收回奉献,他认为新常态永远在张力之下。他续言,讨论疫情过後是否仍保留网上聚会,令教牧处於两难,因部分信徒已感无须再参与实体聚会,惟线上线下是两套资源,长期运作等同营运两间教会。

  林博士又坦言在疫情期间曾参与香港母会的网上聚会,能再遇旧会友虽感开心,但感觉却像电影选台。他提醒信徒要小心消费主导的心态,发展网上聚会时,「技术固然重要,但更关键的是使用者的心态和教会如何展现其本质。」他又言,基督教的崇拜和各式事工早有网络先行者,疫情的发展只是迫使教会必须面对这种形式,以及放大了许多长久以来已积存的问题;即使实体聚会仍可缺欠,不是形式问题,而是不同状态处境下一同体认主的同在,成为使命主导的教会。

  他以犹太人突然亡国,圣殿被拆毁,茫然不知所措提醒,教会的存在是神迹恩典,犹太人失去圣殿後,仍在外边继续祈祷丶燃香丶守节丶背诵经文等,世世代代传承下去,「基督徒今日忘记了初期教会早就克服了这种茫然,耶稣曾以自己身体比拟圣殿,被拆毁三日内可重建。我们後来所建的圣殿都是不完美,做得多好仍是冒牌货,故要期待非人手节造之圣所中大祭司,并期待将来宝座前的敬拜。」

  「我们被lockdown(封城),但耶稣从来未被lockdown(封闭)。」林博士强调教会本身就是圣礼,但网上聚会令圣餐失落感放大,各教会依据宗派传统和礼仪各施各法。但他提醒圣餐作为一种团契,除了纵向有神圣临在外,也包含横向的圣徒相通,同享筵席,这也解释了不论是透过萤幕观看或领受圣餐仍感失落,但圣餐不止记念过去,也是跨世代地预尝天国盛宴,为了期待将来。

  「不要以为既有的聚会形式是必然和永恒,就如过去的会幕和圣殿,上帝在历史中可以随时作新事。」他最後说,缺欠可能是好事,以令人期盼将来会有更好,当下的新形式也可以成为习惯,追想过去的美好光景,是推动力人往前迈进的动力。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城市心灵】

【天路历程】

【字游行】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福传中华踏脚石】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