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封锁线後万千苍生的哀鸣

2942 期(2021 年 1 月 10 日) ◎ 教会之声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自去年初爆发新冠病毒瘟疫,全球包括香港雷厉风行实施隔离政策: 限聚令丶禁堂食丶禁羣聚集丶宗教聚会停摆丶学校停课丶在家工作,以至医院和安老院舍禁止探候等等。传媒只大篇幅报道每日确诊数字丶死亡数字,但在表面的数字以下,有更大数目人士受到不同程度或不同层面的伤害,则鲜有报道,更鲜为人知。

  就以十二月下旬发生的一宗伦常惨案,一位四十来岁的母亲要独力照顾三个因无法上课而留在家中的孩子,压力原本已经不小,加上丈夫因疫情而失业,雪上加霜,压力因而爆煲。结果母亲精神陷於崩溃,欲用绳子勒死儿子不果,走入房间自缢身亡。这可说是疫情下的伦常悲剧。

  其实因着隔离政策,令致香港社会许多人变得孤立无援,身心受到创伤,这包括留院的病人没有家人去探视,住在安老院的长者或住在院舍的弱能人士得不到探候等等。就以老人院为例,自疫情爆发後,去年七月之前尚且有限制家属探访的次数及时间,後来一度改为视像通话。但自从第四波疫潮出现,不少院舍因人手不足,索性连安排视像通话亦取消,而事实上许多老人患有失智症,视像通话对他们可说全无意义。据云院舍许多老人,医院许多病人,因长期处於禁闭状态,已出现情绪困扰甚至患上抑郁病。当然不少长期独留在家,因疫情又不敢外出的长者甚至青少年及儿童,其实也极容易有情绪病,只是传媒不去报道而已。

  教会面对这些乏人探候及关心的弱势社羣,是否视若无睹呢?教会停止了聚会,似乎只把焦点放在如何利用及发展电子科技去维系教友之间的关系;及把崇拜和其他聚会「上网」,从而建立「线上教会」。但在夸夸而谈的同时,似已忽略了教会内外一羣无法上网而独留在院舍或医院病床上的老弱病友。

  截至去年十二月底,无错是录得一百四十多宗涉及安老院舍的确诊个案,而导致死亡的就得寥寥十数人。当然不是说这就不重要,但请记住香港有院舍七百多间,住在院舍的长者数以万计,他们因被隔离而受的伤害,试问谁又可以掉以轻心?

  教会的牧者丶传道人,教会的长执义工,是否是时候想想有甚麽良策,与有关当局沟通,创意地打开一些缺口,例如建议学效外国一些做法,在院舍或医院设立专门开放做探访用的房间,每做完一次就清洁一次,而探访者(包括亲属及教牧同工),也需做足防护措施及接受某些训练,如此对数以十万计因隔离而孤立无援的弱势者,才得到真正的关爱。

  耶稣说:我病了,你来探我。这呼求今天我们听到了吗?

  吴思源(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出版部顾问)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城市心灵】

【天角一坊】

【天路历程】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福传中华踏脚石】

【译经随笔】